小说《剜心而死后,进了病弱残王的洞房》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完整版阅读

小说:剜心而死后,进了病弱残王的洞房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林浅晗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1v1,双洁+重生+复仇+爽文+虐渣】前世,她错爱渣男,轻信渣妹,抛弃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助渣男登上皇位。却惨遭剜心挖眼,家破人亡,曝尸城门的下场!重活一世,面对渣男的虚情假意,白莲花渣妹的算计,她扮猪吃虎表面笑嘻嘻,转身就投进青梅竹马的温暖怀抱。因为前世曝尸城门的时候,是这个男人将她绑在身上,拼尽全力杀出一条血路,保住了她最后一丝体面。夺皇权,守江山,斗渣妹,诛渣男!这一世,她要守住这个视她如命、爱她入骨的男人,将前世害她惨死的人悉数推下地狱!然而新婚当夜,就在她苦思冥想、纠结着该怎么把残疾夫君弄上床的时候,半身不残的男人,突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剜心而死后,进了病弱残王的洞房

《剜心而死后,进了病弱残王的洞房》免费阅读

……

沐倾禾重生了。

她清楚地记得,上一秒她还眼睁睁地望着,青梅竹马的君慕宸抱着自己的尸体,绝望地痛哭。

而下一秒再睁开眼睛时,人已经回到住了十几年的闺房。

胸口隐隐作痛,眼睛也因为酸涩,不停地流出泪水。

她知道,这是沐卿卿剜掉她的眼睛、君明祁挖出她的心脏后,留下的心理后遗症。

许久后,沐倾禾才缓过神来,艰难地从床上坐起。

床板发出嘎吱的声响,紧接着房门也发出“嘎吱”一声,门开后一个身材丰腴、面容姣好的妇人,在一个绿衣小丫头的搀扶下,红着眼眶走了进来。

只一眼,沐倾禾就愣住了。

竟然是她的娘亲宋婉!

宋婉走到床边,看到沐倾禾双目垂泪的样子,心疼得不行。

“倾禾,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别怕别怕,娘亲一直在外面守着呢,不会有人伤害你!”

宋婉一边说,一边将沐倾禾拥入怀中。

在温暖而熟悉的怀抱里,沐倾禾还没有缓过神来。

这个抱住她的人,真的是娘亲吗?

沐倾禾恍若梦中,身子往后一仰,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宋婉,迟疑地喊出了一声,“娘亲?”

她还是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会是她的娘亲。

明明娘亲在她及笄后不久,就因为染上天花,永远地离开了她。

可是现在,娘亲还是和从前一样,用温柔慈祥的目光望着她。

难道说,自己重生的时间点,是在娘亲染天花之前吗?

正在沐倾禾狐疑之际,宋芸朝她伸出手,将她凌乱的头发拨到脑后。

心疼不已,“我的倾禾,你别害怕,不管发生什么事,娘亲定会为你出头!”

感受到额头传来的温度,沐倾禾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触感很真实,真的是娘亲!

一瞬间,沐倾禾破防了,哭倒在宋婉怀中,“娘,我以为,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宋婉连忙抱住沐倾禾,温柔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道:“倾禾,你说什么傻话呢?娘亲一直在你身边,怎么可能会见不到?”

“这几日,娘一直守着你,就怕你再也醒不来,沐卿卿那死妮子,对你掉落假山一事装聋作哑,一问三不知,娘想想就来气!”

掉落假山?

沐倾禾思索片刻,很快就想起:自己十三岁的时候,曾从假山上掉下来,当时和自己一起在假山上的,还有沐卿卿。

想到这里,沐倾禾皱起眉头,心里十分清楚,自己会从假山上掉下来,肯定和沐卿卿脱不了干系!

片刻后,沐倾禾连忙翻身下床,在宋婉诧异的目光中,跑到镜子前,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

除了脑袋上包着厚厚的纱布外,那张稚嫩的脸,让她想起了前世的自己:

她原是丞相府嫡出的千金,也是神武大将军宋世雲唯一的外孙女。

按理来说,她本应该有个幸福美满的人生。

像外祖父期许的那样,嫁给大皇子君慕宸,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

可没想到,先皇后病逝,君慕宸又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双腿,只能靠着轮椅度日。

在沐卿卿的蛊惑中,她竟然喜欢上了继后所出的三皇子君明祁。

甚至为了和君明祁在一起,不惜以死相逼,当众取消了和君慕宸的婚约。

在如愿嫁给君明祁后,她倾宋沐两家之力,助君明祁登上皇位。

可没想到,君明祁坐稳江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她打入冷宫,让沐卿卿替代自己成为皇后。

而宋家,也被扣上乱臣贼子的罪名,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在冷宫里的气息奄奄的她,终落得剜眼挖心、曝尸城墙,受无数百姓围观的下场!

最后,是她当初狠心丢弃的未婚夫君慕宸,率领着一众死士,将她的尸体绑在背上,杀出了一条血路冲了出去,保全了她最后一丝体面……

沐倾禾从妆镜前站起身,再一次环顾四周。

每一个熟悉的摆件,都无一诉说着,她重回到十三岁的事实!

老天爷竟然给了自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沐倾禾抬起手,捂着自己的脸颊,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过。

她恨自己。

明明君慕宸和她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他才是最爱她的男人。

可自己,却为了君明祁,一次又一次地羞辱他、伤害他!

想到这里,沐倾禾双拳紧握,身子止不住颤抖。

宋婉见她这样,脸上满是担忧,“倾禾,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唬娘亲!”

听到宋婉的声音,沐倾禾才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问道:“娘亲,沐卿卿呢?”

沐卿卿欠她的,她要一笔一笔地讨回来!

见沐倾禾刚醒就问起沐卿卿,宋婉脸一沉,有些不高兴。

问道“”“倾禾,你刚醒来,身子还没恢复呢,问她做什么?”

“真是晦气!”宋婉又补了一句。

看宋婉生气了,沐倾禾忙道:“娘,你别多想,我只是想问问,我昏迷之后,沐卿卿和您说了什么?”

宋婉轻蔑一笑,“能说什么?就是哭哭啼啼地说你摔下假山,和她没有半毛钱关系,让我不要责罚她!”

闻言,沐倾禾眸光一闪。

果不其然,装柔弱是沐卿卿一贯的伎俩。

于是乎,沐倾禾微微皱眉,神色认真地说道:“娘,女儿有件事,想跟您说一下。”

“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说嘛?”宋婉蹙眉,似乎不想让沐倾禾费神。

可沐倾禾还是坚持往下说,“娘亲,女儿记得在假山上,有人往我背上推了一把,当时假山上只有我和沐卿卿两人,所以女儿怀疑……”

后面的话,沐倾禾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毕竟娘亲这么聪明,一下子就能猜到她想说什么。

果然,在听到这番话后,爱女心切的宋婉,直接就炸毛了。

“什么?”

“还有这种事!”

“我就知道,你从假山掉下来,绝对和沐卿卿脱不了干系!”

“我让她去祠堂罚跪,她还跟我哭哭啼啼装柔弱,这小贱蹄子再不收拾,只怕就要上天了!”

“我现在就去祠堂,给我女儿讨回公道!”

说着,宋婉撩起袖子,怒气冲冲的就往外走,俨然一副要干仗的架势。

可是人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怒吼:

“宋婉!沐倾禾!你们母女俩,到底有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听到这一声怒吼,沐倾禾眼睛一眯,心瞬间就沉了下去。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

原创文章,作者:林浅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enqihong.com/xiaoshuo/7083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