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

>

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

李小暖 著

古代言情 墨初 紫叶 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

紫叶墨初是古代言情《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转过照壁,四合五天井的庭院里,下人们在忙活着摆置宴席。朔师爷仔细端详着房屋的构造,屋架为木质穿斗六架梁,梁架上有精致的雕刻,都涂上了栗、褐、灰等颜色,屋面是硬山式结构,左右两侧砌风火墙,与屋面齐平,院子的地面上铺筑了石板。他走进主屋看了看,还是他离家之前的老样子,屋子里还是用板壁、木阁扇、屏门等自由...

来源:fqxs   主角: 紫叶墨初   更新: 2023-01-25 20: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李小暖”大大的完结小说《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紫叶墨初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紫祖良火急火燎地赶到家一进门就见两个邻居守在院里屋子里传来媳妇润源狼嚎一般地喊叫,他急得额头上爬满豆大的汗珠,三步并做两步预闯进屋子紫祖良一只脚刚踏进门槛,还没有看到媳妇,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接生的张阿婆推搡着赶到了院子里“出去,出去,这哪是男人待的地方,不吉利”“祖良,快出来,你怎么能进去呢”“哎呀,祖良呀!你怎么才回来呢?”“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出去了嘛”“我,唉,我……”紫...

第8章 贵门府邸 寒门子

朔师爷凝目注视着这个生他养他的家。

他已经离开十年了,在外乡的日子,他多少次梦见这个家,思念这个家,儿时成长的地方才能称其为家啊!如今父母已逝,这个家的老爷和太太变成了哥哥和嫂子。家的大门还是漆红的,用料是高档楠木,门口两侧有两墫石狮子,围墙是清一色大理石加青砖砌成,高大,森严。

进了大门,一面青砖顶白墙的照壁映入眼前。

转过照壁,四合五天井的庭院里,下人们在忙活着摆置宴席。

朔师爷仔细端详着房屋的构造,屋架为木质穿斗六架梁,梁架上有精致的雕刻,都涂上了栗、褐、灰等颜色,屋面是硬山式结构,左右两侧砌风火墙,与屋面齐平,院子的地面上铺筑了石板。

他走进主屋看了看,还是他离家之前的老样子,屋子里还是用板壁、木阁扇、屏门等自由分隔出几个用途不一的空间。他移步易景,感慨不已。

宴席摆置完毕,朔老爷招呼着宾客入座。

朔府邀请来的人,都是有权的、有钱的、有身份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席面上的座次大家都懂。所以大家虽然彬彬有礼的,推推让让的,心里却是镜子一样的明亮,知道自己该坐哪,不该坐哪。一番客套的话语之后,吴知县引着朔师爷,坐到正中央的一桌主客位上。在县衙知县这个位置上混了多年的吴知县,非常清楚,他虽然能和朔师爷、土司爷同桌共餐,但自己的地位明显不如他们。朝廷“改土设流多年了,他这个朝廷命官,在戛纳县的位置,仍然有些尴尬,势不如土司,财不如朔府。但是他也习惯了,能保住流官职务做个县衙主人,也总比什么也不是的好。所以他抱着伺候好朔师爷的态度,恭迎朔师爷省亲。其它被邀请来的宾客们,也都有十足的参加宴席经验,入席之前都早早的看清了主座在哪儿,认清了主座之后便自知冷暖的,掂量着自己该坐在哪个座位上,准确无误的找准了自己的位置。

朔师爷在主座就位后,土司爷、朔老爷、吴知县、革老爷、曾老爷等一干人,依次按照各自的身份,将主桌围成一个圆形。其它的宾客也纷纷落座。吴知县示意大家安静。朔师爷清了清嗓子,“今天盛邀各位过来,大家一起吃个便饭,算是一个见面的小仪式。一句舒人心的开场白后,他开始指点江山,大有江山缺他便不能立的能耐,宾客们也被朔师爷的激情演讲,激发得意气风发。这一场满汉全席式的欢迎宴席,在戛纳县的天空下足足举行了一整天,从中午进行到下午,从下午进行到晚上,直到月亮升起。

墨初站在粗壮的大理石墩上,他仰头张望着戏台。

戏台上的皮影戏,已经开始表演了。

他咧着嘴,开心的笑着,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台上几秒,感觉到有些酸疼,他才眨了眨眼睛,他的口水已经溢出嘴角,可他顾不得擦去。突然,他看到爹站在戏台上。

他冲着爹喊起来,“爹,你怎么跑到戏台上了?爹,爹,爹你快下来,官府会问罪的。你快下来,爹。爹没有回答他,冲着他笑了笑,然后他看到爹慢慢的走下戏台,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微笑着向他走来,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两个大包子。

“爹,我在这,在这呢。墨初喊着爹,爹依然笑着。突然人群骚乱起来,十分嘈杂,一阵怪笑兼乱语,密密麻麻的人群,越来越拥挤。看戏的人们相互靠拢得更加密麻更加厉害,人群犹如一堵不可抗拒的山墙,向墨初压来。墨初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人潮扑倒在了地上。他本能地用手臂撑着身体,想努力地站立起来。但是,有人压在了他身上,让他感觉如负大山。他拼命地喊着,“爹,爹,救我。爹。可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再看到爹。人群不断的前推后搡,就在他快要窒息时,突然,爹出现在他的身旁,手上的包子渗出血来,接着,他看到爹的胸口也渗出血,他吓得大叫一声,“爹!

“爹!墨初被梦惊醒了。

他揉揉眼睛,两手在身边左右的位置摸索着,没有摸到爹暖暖的身体,他蹭的站起来,破旧的麻被滑落地上,他跑出茅草屋,喊了几声爹,除了风声,再无其它回音。

墨初沮丧的回到屋子,在火塘边翻弄一会,只有黑漆漆的铝茶壶里面,还有温热的感觉,茶壶里还装有一点儿鸭跖草煨的水。

没有食物了,没有吃的了。饥饿感痛击着他的肚子,墨初的肚子咕咕的叫起来,他饥肠辘辘。

“爹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他眨巴着黝黑的眼睛自言自语。

“爹,你都出去好多天了,为什么还不回来呢?

“不行,我得去找爹。

他拖着枯瘦的小身板,穿着他破烂的衣服和一双漏出脚趾的草鞋到城中心去。

《重生黑蝶,仓海难为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