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凡人漫漫修仙路

>

凡人漫漫修仙路

沐在晴天 著

凡人漫漫修仙路 奇幻玄幻 梁诚 沐在晴天

小说《凡人漫漫修仙路》,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梁诚沐在晴天,文章原创作者为“沐在晴天”,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梁诚无奈笑了笑,既然李彪信任他,即便是惯例,他也不能太过,蹬鼻子上脸,而且这是他来之不易的活计,他与别人不同,别人不干大不了回家,别人有关系门路。“余大伯放心,我虽然是头一回干这种活计,而且还是跟着彪爷干。”“彪爷对兄弟们讲究仗义,看得起我赏我口饭吃,别的我不敢说,但我绝不会做彪爷的手脚,也不会让余...

来源:fqxs   主角: 梁诚沐在晴天   更新: 2023-01-25 19: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凡人漫漫修仙路》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梁诚沐在晴天是作者“沐在晴天”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如今中午没了休息时间,梁诚只能晚上请教老余头,刚开始也是累得够呛,主要是手发软发酸,算盘自然是练习不了,过了十来天才算是完全缓过劲来虽然陆九依旧没有教他们所谓的边军刀法,但吊在刀上的砖头,由原先的一块也加到了五块,不过还好,陆九给他们的手臂上抹药刚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药,凉飕飕的,只要抹上手臂的酸痛就得以缓解,这些天下来也能感觉到手臂有些发紧后来陆九才告诉他们,是强健筋骨的外用药,只不过是外物...

第5章 何处不江湖

梁诚看了看四处没人,只能将两个煮鸡蛋给拿起,然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余大伯,有什么事情你就说,要是我能办到的一定办,我不会喝酒,这吃的跟大家伙一样就可以,我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吃饱就行不挑食。

老余头笑道“梁小哥放心,这是码头上的惯例,没人会说闲话,只要梁小哥今后在算账对账目之时,能给稍微算明白些就好。

梁诚闻言不由得一愣,难怪这老余头要打点他,但他只不过是一个管码头苦力挂账记数的伙计,吃饭这种有油水可以捞的事情,李彪对他没这般信任吧。

不过看老余头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谁开玩笑会拿两个煮鸡蛋,还拿今后每天两顿正餐一壶老酒还有可口的下酒菜来开玩笑,一个月一年下来那可不是小数目。

梁诚无奈笑了笑,既然李彪信任他,即便是惯例,他也不能太过,蹬鼻子上脸,而且这是他来之不易的活计,他与别人不同,别人不干大不了回家,别人有关系门路。

“余大伯放心,我虽然是头一回干这种活计,而且还是跟着彪爷干。

“彪爷对兄弟们讲究仗义,看得起我赏我口饭吃,别的我不敢说,但我绝不会做彪爷的手脚,也不会让余大伯吃亏。

“如果是惯例,每天早上给我两个煮鸡蛋就可以。

梁诚只能拿李彪说事,然而的确也是如此,既然是惯例,有这等好事那他也就认了。

不过两个煮鸡蛋就可以,他又不会喝酒,听张阿蛋说老余头一家人老实本分前些天才被李彪看上包吃饭的活,而且一大早一大家子就得起来忙活也不容易。

老余头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梁小哥也是一个讲究仗义人,若是今后想吃点啥,就跟我说,不用客气。

等老余头去忙活,梁诚将两个煮鸡蛋放到兜里,然后看四下依旧无人,拿了四个白面馒头便离开。

来到外边码头路口,梁诚便看到大哥在一棵树下坐着抹汗,旁边放着一个包裹,青山码头不是那种小码头,要是天没亮就让大哥进里边找也得一翻好找,因此兄弟俩约了地方。

“大哥,你看我给你拿来了啥。

梁诚将两个还热乎的煮鸡蛋四个白面馒头拿出来。

大哥咧嘴一笑说道“我带了烤土豆,还是你留着吃吧。

梁诚一屁股坐在大哥的身旁,将两个煮鸡蛋还有四个白面馒头塞到大哥的手里说道“大哥,你放心,这些不花钱,是我从吃饭的地方拿的,没人看见,而且今后也是白面馒头管够,不用担心拿了别人没得吃。

大哥听到梁诚这样说,这才将两个煮鸡蛋还有三个白面馒头用一块干净的布仔细包起来,然后自己吃一个白面馒头。

梁诚笑了笑,也不说什么,他知道大哥一定会将两个煮鸡蛋还有三个白面馒头拿回家给父母小妹。

梁诚拿起一旁的包裹打开一看,里边除了洗漱换洗的衣物,还有两件新衣物一个新做的小香囊一包野果干一个小钱袋。

两件新衣物一件是他的,一件是母亲做给大哥留着今年相亲穿的,而那个新做的小香囊是母亲连夜给他做的,在上边绣着一只雨燕,寓意着平安归来。

那包野果干,是他与大哥进山去采药砍柴帮小妹摘的野果,小妹除了给大家分享,剩下的舍不得吃便晒成野果干,逢年过节的时候便拿出来招待左邻右舍一家人吃。

而那个小钱袋是父亲的,父亲会喝酒,但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买个一二两祭拜先祖后,才能喝得上。

梁诚的鼻子不由得有些发酸,从怀里拿出装着三百三十文的钱袋递给大哥说道“大哥你昨天那担凉席草鞋我也卖了,一共卖了三百三十文钱,回去帮父亲买一壶酒,帮母亲还有小妹买些药。

“我在外边……,让爹娘小妹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爹娘小妹家里就拜托大哥了。

大哥拍了拍梁诚的肩膀说道“爹娘还有小妹知道你在外边找到一份管吃管住还轻巧的活计,别提多高兴。

“今后咱兄弟不说刚才那种话,我这个做大哥的还是那句话,家里有我这个大哥在,你在外边安心便是,以后有了能耐,也好孝敬咱爹娘。

梁诚擦了擦微红的眼睛,点了点头。

“大哥,我的换洗衣物我留下,娘给我的香囊还有小妹给我的果干,我也留下,但父亲的钱袋,还有你的新衣你得拿回去,这是咱娘给你做来今年去相亲穿的。

大哥笑道“爹娘说了,你能赚钱是你的,你刚出门在外没个钱傍身怎么行,你昨天只留十文钱,回去的时候爹娘便数落我。

“钱袋里的钱是咱爹娘的一点心意,哪有我大老远拿来又帮你拿回去的道理。

“我那身衣物你就穿着,只要你大哥去相亲的时候穿得干净利落就可以,不算是埋汰人家姑娘没了礼数。

“若只是光看衣物,不看人,不贤惠,不懂得孝敬父母,就算长得像那墙上的年画仙女,你大哥我也不稀罕,哈哈。

大哥难得开玩笑,梁诚不由得笑了笑,这是父母小妹还有大哥的心意与一家人的关爱,梁诚便收下。

大哥还要去镇上买药,赶着回去下地干活,梁诚交代大哥,家里下回要是够一担凉席草鞋便送来他所在的上游码头。

梁诚送别了大哥,看着东方露出的鱼肚白,新的一轮朝阳即将升起,也是新的一天开始。

把母亲做的平安香囊挂在脖子上,父亲给的钱袋揣入怀里,钱袋里虽然只有三十文钱,在有钱人眼里三十文钱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但梁诚却是觉得沉甸甸的,因为这是父母给他的关爱。

“呦呵,梁兄弟这么早啊,咱们又见面了。

梁诚刚想回码头,却是见到林山带着四个少年向他走来,梁诚不由得有些疑惑,这林山一大早上的来码头做什么?

“原来是林兄弟。

梁诚打着招呼,林山身后的那四个少年梁诚倒也有点印象,正是昨天一同与林山被撵的少年,只不过脸上有些淤青,看来没林山这般好运气。

“哥几个,昨天要不是梁兄弟,我恐怕也得跟你们一般倒霉,梁兄弟仗义,今后大家一个锅里抡勺子,就是过命的交情。

听到林山这般说,身后四人也不恼,只怪自己没这般好的运气,昨天几人偷袭那几个狗仗人势的黑鲨帮打手得手后,打不过,然后大伙四散扯呼各凭本事,也就林山鬼机灵没有吃亏,不过这场子一定得找回来。

林山一一介绍打过招呼后,梁诚才知道,这四人是亲兄弟,打小就跟着林山混,到也好认,姓张,一二三四,或许是因为林山的缘故,几人对梁诚破为热情。

“我老舅有活,便让我来这码头,想必你也知道了咱们都是吃青山帮的饭,今后咱们哥几个也要在这青山码头混,在这青山镇混出一点名堂出来。

梁诚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李彪是要把这码头的活交给大外甥林山打理也算是锻炼,且林山也颇有江湖气质,这混江湖也是迟早的事情。

林山既然对他另眼相待,不管他是不是林山的兄弟,李彪就算是做个顺水人情,而且他清清白白一脸的朴实憨厚,也算是给大外甥找个老实人,而不是老刘头那般挂数计账只有自己看得懂的老油条。

对于混江湖加入帮会,梁诚倒是没什么意见,只要有钱拿就可以,听说青山帮的正式帮众,一个月都有一两的银子拿,这对他可是巨大的诱惑。

他还听说青山帮的帮众受伤另算,若是伤残还能安排到青山帮会的产业里,若是意外抚恤一百两安排家人进商会产业。

但若是加入青山帮,让他如同那几个黑鲨帮街面打手一样的做派,他却是做不到也不会加入,他虽然管不了别人,但管得了自己。

如果他真的那样,就算他给钱家里,家里也不会要,恐怕连家门都进不了,还会让家人伤心失望。

梁诚知道,他如今最多只算是一个帮会产业里的伙计,他可没那种帮众的待遇,拿二百文钱的工钱,他就老老实实干自己分内的活。

若是那引气诀真的能让他内外兼修有自保的能力,他才考虑找机会加入青山帮,而且他只要在李彪或者说是林山手下混饭吃就不怕没有机会。

若不然让他如今加入青山帮,就他现在这小身板,别人要不要另说,他可没有林山这般的雄心壮志,他有的是一家人的期望,还有让家里平安过上好日子的想法。

或许都是一般的年纪,又或者林山对他看得顺眼,只是一上午几个人都混熟了。

如果没有林山,梁诚知道他恐怕也得跟李彪熟悉怎么挂数记账,毕竟这头一天,活计他也是第一次,不会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也不难。

他只要在账本上记住是帮哪条船哪个商会上的货,有哪些人就可以,至于那些大包往船上运的药材数目多少是什么药材就不用他操心,在商会就已经有数目,活很是清闲,有时候得连夜干活,工钱就得另算,不过却是没他的份。

想想也是,别人在太阳底下流汗,而他坐在凉棚里无所事事,若不是他会算点账懂得写些字,恐怕他连在太阳底下流汗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他这二百文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若是出错那就得扣他的工钱补上,原先帮亲戚干的老刘头无所谓,有酒就可以,他可不是老刘头。

由于很多人是新来的,梁诚便重新给每一个人写号牌,就是一块竹片,写上号数名字,来干活的时候,当他面扔进一个竹筒里,等人齐开工他便按着牌子号数挂账记数。

这种方法到不是他想出来的,若是别处上下重货论多少便是按竹签算,不过别处可没他们这里好,首先管饱有时候就做不到,梁诚不由觉得很是幸运。

林山几人也是无所事事,不过却是拿着刀挥舞或是在一旁练习扎马步,倒也有模有样,梁诚不由得心痒痒,反正现在没事情,便在一旁看,却被林山给拉来一起练。

“现在你也没啥事情,大家一起练也热闹,要是你想扛包,我也不拦你。

梁诚笑了笑,接过林山抛来一把带鞘的柳叶刀。

“一会有帮里的人来教我们习武,是我大舅小时候的把兄弟叫陆九,以前当过边军什长。

“等有了正经的武艺,哥几个就去找回场子,看不打那几个孙子满头包。

《凡人漫漫修仙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