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重振大明

>

重振大明

韭菜东南生 著

小说推荐 朱宇 洪承畴 重振大明

很多朋友很喜欢《重振大明》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韭菜东南生”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重振大明》内容概括:除了吴有性,朱慈烺还请了两人入京。宋应星,字长庚,江西奉新人,著有【天工开物】,是明末著名的农学家,对手工业生产和冶金也颇有研究。明末天灾不断,米粟产量太少,根本喂不饱百姓的肚子,而土豆、番薯、玉蜀黍虽然已经传入大明,但并没有被大规模的播种。以京师为例,京师周围的荒山野地,长不出米粟,但却极适合土豆...

来源:ywqd   主角: 朱宇洪承畴   更新: 2023-01-23 08: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小说《重振大明》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韭菜东南生”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朱宇洪承畴,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一直到清朝乾隆年间,这个泱泱大国的盐稅都还是按人头收税,直到一个叫范时崇的梅州巡抚发现了其中奥妙,向乾隆进言,才从人口派盐税收改为按斤两派盐税如此一改,盐稅大增,单梅县一地的盐税就由几百两银子猛增到七千四百两“第三,严格产地管理,从源头掐,死私盐的泛滥对灶户施行保甲制,十户为一甲,百户为一保,相互监督,如果有一户贩卖私盐,而其他九户没有举报,或者没有察觉,一律同罪,杖八十,流放三千里...

第五十四章 李代桃僵

“殿下的意思臣明白,臣此去,当然不只是为了杨之俊,我大明与建虏交战几十年,对辽东局势,对沈阳的认知却依然停留在几十年前,这些年来,我大明派出的细作,没一个能越过锦州,臣认为,这实在是我大明的耻辱,臣这次去,终极目标,就是在沈阳城建立一面情报网。

“你想清楚了?不后悔?朱慈烺问。

高文采坚定回答“不后悔。

“你回去想一晚上,如果心意不改,明早来见我。

第二天,朱慈烺还没有起床,高文采就来求见。

朱慈烺知道,高文采的心意已定。

“有什么需要,你就跟我说吧。朱慈烺叹。

“只有一个,请殿下照顾好我的家人。高文采叩首在地,再抬起头时,已经满脸泪水。

朱慈烺的眼眶也湿润了,他托起高文采双臂“一年为限,不管成功失败,你都要回来!

高文采是十五天前走的,朱慈烺算着时间,他应该差不多到辽东了。

但高文采出了一点意外,此时还在大明境内。

蓟州。

距离边境长城十几里的一个破败小村里,高文采裹紧那件破烂的棉袍,挤在草屯里冻的瑟瑟发抖。

太冷了,虽然还没有到塞外,但却已经感受到了塞外北风的凛冽。

从京师到辽东有两条路,一条出山海关,沿着宁远锦州,过广宁,最后到沈阳,但此时辽东战事未平,虽然大明在松山败了,但锦州的祖大寿还没有投降,杏山塔山风声鹤唳,建虏侦骑四出,不要说一个汉人,就是建虏人想要沿着锦州回到沈阳,也是很不容易的。

所以此路不通,只能选择第二条路,绕道蒙古,经广宁去往沈阳。

高文采将自己化妆成了一个逃荒的山东流民,在这个小村庄守了五天,终于等到了一支出关的山西商队。

这支商队很诡秘,明明是商队,马车拉的都是布匹粮食和铁器,但外面却用干草罩了起来,伪装成了向长城守军运送干草的运输队。作为锦衣卫掌刑司千户,高文采对山西商人的伎俩,再清楚不过了,粮食布匹和铁器,都是朝廷严格控制、禁止出关的战,略物资,山西商人伪装成粮草运输队接近长城,贿赂长城守将,偷偷摸摸的出关,出关后就将这些物资卖给蒙古人,甚至直接卖给建虏,以获取巨大的利润。

这些山西商人,实在是可恶,为了一点钱,国家利益都不顾。

高文采不止一次的想要彻查这些山西商人,但山西商人在朝中势力强大,各地大小官吏都已经被他们收买,一个小小的掌刑司千户,根本奈他们不何。如果是过去,看见这支欲盖弥彰的山西商队,高文采一定会想办法阻止,但现在,他不但不阻止,反而要帮助这支商队尽快出关。

这一夜,山西商队就在小村过夜。

这里是临近长城的最后一个村落,不管是出关的商队,还是为长城守军运送粮食的运输队,都会在这里补充粮水,休息过夜。

夜里,高文采悄无声息的摸掉了两个半夜出来上茅房的马夫。

这些马夫跟随山西商人,为建虏运送各种物资,所以没有一人是冤枉的。

第二天早上,山西商队一阵乱。

“马六呢?王秃子呢?他们两人怎么不见了?

“该不会是跑了吧?

“不可能,他们都是老人了。

商队从马夫到护卫,人数都是固定的,山西商人为求节俭,也为了保密,用人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绝不浪费,一个人还好,一下少了两人,队伍的运转就变的困难了。

“不好了,车里的丝绸少了好几匹!

“马也有两匹不见了。

“肯定是马六和王秃子偷的,两人偷了布,骑马到京师去卖了!

各人纷纷猜测。

一个脸上有刀疤,目光凶狠的汉子愤怒的命令“去追,在少东家来之前,一定要把他们追回来!

各人骑马纷纷去追。

但哪里能追到?

中午时分,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不行啊,他们两肯定是跑远了,追是追不到了。东家明天就到,后天就要出关,咱们得赶紧想办法。一个留着山羊胡须,师爷一样的老头小声的跟刀疤脸商议。

刀疤脸咬着牙“有什么办法?实话实话就是了,马六和王秃子两个混蛋,老子非宰了他们全家不可!

山羊胡沉思道“马六和王秃子逃跑是小,丝绸最多一百两银子,咱东家还赔得起,现在的关键是,不能因为他们两人的逃跑,耽误了咱们出关的大计,少东家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刀疤脸是懂非懂“你的意思是?

“赶紧找马夫。有了马夫,就不会耽搁少东家的事。

“去哪里找?刀疤脸一脸苦笑“去蓟州城里吗?可离着好远呢。

“不用。山羊胡摇头“村头那间破屋里住着一个男人,刚才咱们的马惊了,他一把就拉住了,看着应该是一个赶过马,当过马夫的人。

“行,你去跟他谈吧。刀疤脸只有凶狠,没什么主意。

于是,高文采被山羊胡以月薪二两银子的工钱招募,成了山西商队的一名马夫。

到此时为止,高文采的计划都很顺利,通过山西商队出长城,免了迷路或者被蒙古人侦骑发现的危险,等到了蒙古,再寻机离开商队,过广宁去沈阳。如果商队目的地,不是蒙古,而是辽东,那就更好了,不过山羊胡口风很紧,始终不肯透露商队最远会到哪。

第二天中午,山羊胡口中的少东家到了。

三十多岁,穿着蓝色粗布长衫,脚蹬平底黑色布鞋,留着小胡须,脸上颇有风尘之色,看起来经常出关。

“少东家!山羊胡和刀疤脸都迎了上去,两人态度非常恭敬,刀疤脸眼中的凶狠消失不见,弓着腰,满脸堆笑,服服帖帖的样子,就像是一条忠诚的狗。

高文采是马夫,没资格迎,只能远远地看。

山羊胡小声禀告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少东家皱着眉头,目光渐渐冰冷起来,当听到新招了一个马夫之后,少东家的目光向高文采扫了过来。

高文采假装不知,坐在车沿上,吧嗒吧嗒的抽旱烟。

“谭川,少东家要见你。

“知道了。高文采放下旱烟袋,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不过他没有闪避的权力,收拾了一下,向少东家所在的那间大房走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