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剑甲行

>

剑甲行

刀剑笑雪 著

剑甲行 小说推荐 沈君 沈火

《剑甲行》是作者“刀剑笑雪”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沈君沈火,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书上说学会缥缈步最快需要半旬,没想到我只用半日就学会。今日到此为止,以后多练,一定要练熟。晚上,沈君穿过长廊、广场、花园,到一间房的角落蹲着。屋里的灯熄灭,吱嘎,门开了...

来源:wyy   主角: 沈君沈火   更新: 2023-01-23 06: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剑甲行》主角沈君沈火,是小说写手“刀剑笑雪”所写。精彩内容:“这些年,你起早贪黑地管理家族,太累了”沈战环着柳晴的腰,“夫人,我明白了”黄昏,族长阁沈火拄着双拐走近沈战,“没想到你还敢回来,乖乖的将玉戒指交出来吧”沈战往爵里倒酒,喝了一口,微笑着问:“我若不交呢?”“哼!你若不交老夫就只好抢了!”“大部分族人是站在我这边的,你想让家族血流成河?”沈火的三角眼瞪大,“人多有什么用,谁的拳头硬谁就有道理”沈孤独负着双手,“你在这个位置...

第六章 要摸上面得给一枚银币

沈君在软椅上趴着,脸色变了,“暂时不想学。

早晨,穿着白深衣的沈君在练武场看功法书,踮起脚尖往后退,元力环绕全身,退了几千米猛地往前冲,冲了几千米又往后退,如此反复直到精疲力竭。

歇息了一会儿继续练。

午后,后退前冲时脚尖能不着地。

书上说学会缥缈步最快需要半旬,没想到我只用半日就学会。

今日到此为止,以后多练,一定要练熟。

晚上,沈君穿过长廊、广场、花园,到一间房的角落蹲着。

屋里的灯熄灭,吱嘎,门开了。身材修长的沈天华走远,脚步声消失。

沈君的左手食指摸了一下大拇指,将屠魔剑插进窗缝中,往下一砍将木栓砍断,打开窗跳进去,把窗户关好弓着身找炼丹炉。

桌下有个黑锅装着药水。

墙角堆着成捆的药材、药草。

墙上挂着几把兵器。

沈君上楼,暗红色的炼丹炉在中间,灰是冷的,炉里有半成品的丹药。

沈君拿起一枚,放在亮光足些的地方看,是褐色的,上面有三道纹路,不是散魂丹。

打开铁盖子,坛子里有七八枚丹药,颜色各异,形状也有差别,不是最近炼的。

紫色的盒子上着锁,挺沉的,莫非散魂丹在里面?就算不是,也应该是宝贝。

沈君用屠魔剑划断锁,拿起几本书,翻了几页,脸红了。

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一群人都没穿衣服,在月光下、篝火边、栏杆边、用膳房、雪中做着那事。

一个时辰后,还是没找到散魂丹,或许是我想多了,沈天华根本就没有用散魂粉炼制成散魂丹。

走到楼梯口,灵光一闪,连忙敲墙,能敲到的地方几乎都敲了,都是实心的,不抱希望地敲最后一片区域,是空心的,拿掉砖,取出巴掌大的正方形盒子,里面有一枚散魂丹。

桃树林,沈君施展缥缈步练剑,速度快如闪电。

鼻梁上有痣的少年单膝跪地,“少主,待会沈天华去鬼窟见王猛。

鬼窟在盘虎镇的群山之间,因洞里有许多人兽的骷髅得名,常年鬼气森森的,很少有人去。

沈君靠着石柱,离王猛不足百米。

王猛瘦了一圈,眼里的凶狠劲少些了,有时来回踱步,有时坐着,有时扯叶子爵,吐后摘很小的红果吃。

穿着灰色布衣的沈天华来了,如鹰的眼睛盯着王猛,“听说你伤得挺重的,真的是沈君那个畜生所为?

王猛的眼睛微眯,“我要不是几次派人喊你,你永远不会见我?

沈天华眼里的杀意一闪而过,笑道“猛老弟,你这是说得哪里话,最近忙着教族人修炼,因为家族考核快开始了,不然早看你了。

“为什么要我到木屋前给闪电族人金币?

沈天华逼近王猛一步,“因为老子忙,你不忙,你要老子来只为这事?如是,恕不奉陪!沈天华转身就走。

“我没说闪电族人是你派的。

沈天华的脚步一顿,“你做得很好,我说原因,你告诉我沈君没死,我派三个闪电族人在桐源药铺附近埋伏杀沈君,没想到沈君的修为提高反杀两人。

“沈君看见爷爷往爵上抹散魂粉,觉得会怀疑到我,为了摆脱嫌疑,我派人跟踪沈君,得知去了玄山,下来的时辰,回家必经过哪些地方,要你拿着金币在酉时前赶到木屋前给闪电族人。

“沈君看见,认定是你派的三个闪电族人杀他,之前王能说散魂丹是你给的,如此沈君就绝不会怀疑我。

沈天华掏出三朵散发金光的半魂莲,递给王猛。

王猛笑了,小心翼翼地收好,搓了搓手看着沈天华。

沈天华掏出一个黄袋子。

王猛解开袋子,眼睛放光,有五六十枚金币,又看着沈天华。

沈天华揉了揉鼻梁,掏出地契。

王猛要拿。

沈天华往后退了一步。

王猛不笑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天华把地契放进内兜,“还不明白?

王猛的眼睛微眯,“你要是不把地契给我,我就告诉沈君实情!

“我们当时是怎么约定的?你杀了沈君,我就给你三朵半魂莲、一个药田。

“是你的药不行,不能怪我,快把地契给我!

沈天华瞪着王猛,“你胆敢告诉沈君,我就杀了你!你只要杀了沈君,地契就是你的。

万紫千红楼临河而建,共六层,灯火彻夜不熄,几十个新灯笼在风中飘摇。

三层,叫蜀葵的雅间里,王能的手放在女人的大腿上往上摸。

女人打了一下王能的手背,“要摸上面得给一枚银币。

王能给了一枚,要摸女人的大胸,女人躲开了,嗔怪地看着王能,“一枚金币。

“一枚银币。

“不行,给一枚金币可以看。

王能的下面搭起小帐篷,咬了咬牙,掏出一枚金币。

王能扯女人的领口时,女人死死地护住,“你这是何意?

女人不说话。

王能把女人的衣服撕破。

女人叫来胖妈妈两个壮汉,“他非礼我!

胖妈妈指着王能的鼻子,“你懂不懂这里的规矩?赔她衣服!滚!

王能走到甲街,裤子被枯瘦如柴的手抓住,“少爷,行行好,俺三天没吃饭了。

眯眯眼瞪着瘦骨嶙峋的老头,“松开!

“可怜可怜俺老头子吧。

“我叫你松开!

老头抓得更紧,王能抬起脚踩折老头的手腕。

啊啊,老头来回翻滚,另一只手死死地抱着王能的腿,“他把俺的手踩断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指指点点。

沈天华离开鬼窟后,沈君在街上逛,前面有一群人,挤进人群中,刚好看见王能把老头踩到地下,王能走了,没人拦。

沈君问明事情原委,追上王能,“跟我去镇署。

王能拔脚就跑。

沈君施展缥缈步挡住王能的去路。

王能拔刀疯狂地砍沈君。

沈君将王能踹到花坛,带到镇署。

人群散了,穿着破烂衣裳,头发蓬乱的瘦小女孩把老头拉起来,不停地摇晃,哇哇大哭。

她的力气不小,背着老头往盘虎镇外走。

晴,辰时,沈家族人都来练武场了,有的站着有的坐着,闹哄哄的。

《剑甲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