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穿越后,我成了皇叔掌心娇

>

穿越后,我成了皇叔掌心娇

蜀中小糖 著

沈佳禾 穿越后,我成了皇叔掌心娇 穿越重生 裴澍

小说《穿越后,我成了皇叔掌心娇》,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沈佳禾裴澍,文章原创作者为“蜀中小糖”,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御医躬身回道:“没有大碍,只是天气寒凉,喝上两剂温补的药预防伤寒即可。”裴澍看着没有什么血色的琴小双皱眉:“她的脸色白的实在是吓人,刚才喝了一大碗姜汤,还是不见丝毫起色。”御医再一次回道:“琴主子许是受了惊吓,只要好生休息便好,老臣再替琴主子开两张安神的方子调养一下。”裴澍看着一双眼睛没有丝毫神采的...

来源:cd   主角: 沈佳禾裴澍   更新: 2023-01-23 02: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穿越后,我成了皇叔掌心娇》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蜀中小糖”大大创作,沈佳禾裴澍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她直来直去,沈佳禾倒是觉得跟自己很能合得来,她拉着她在一旁坐下:“你也别多礼,来我这就当是自己家”姚欣柔愉快的嗯了一声,然后取过桌子旁的一个大盒子交给白薇,又转头对着沈佳禾说道:“第一次登门,这是送你的礼物,快看喜不喜欢”白薇捧着盒子,白英便立即上前将盒子打开,将东西呈现在沈佳禾的面前,沈佳禾顿时笑了出来,众人只见硕大的盒子里竟是放了一个的蝴蝶纸鸢像是新做好不久,还能闻见油墨的香气,沈佳禾细...

第19章

待马儿落下前蹄,她才歪了身子,双腿夹紧马腹,上半身快要贴着地面,手里球杆一挥,竟是在惊险之中,众人都未反应过来时打出去了关键性的一球。

“好!顾夫人带头站起,看着场上的盛况,忍不住拍手道“康王妃真是好身手!

我担心你

马球场上一片热闹欢腾,琴小双却是惨白着一张脸正怔怔的盯着帐顶,她放在被子下的手,就快要将身下的褥子抓破,可尽管如此仍旧不能消除她此时心中的恨意。

池水漫上全身,似乎马上就要将自己拖拽到地狱里的感觉还在眼前,可这明明都应该是沈佳禾该尝的滋味,就是因为她,自己还错失了一个结交官家女眷的好机会。

“如何?裴澍看着御医问道。

御医躬身回道“没有大碍,只是天气寒凉,喝上两剂温补的药预防伤寒即可。

裴澍看着没有什么血色的琴小双皱眉“她的脸色白的实在是吓人,刚才喝了一大碗姜汤,还是不见丝毫起色。

御医再一次回道“琴主子许是受了惊吓,只要好生休息便好,老臣再替琴主子开两张安神的方子调养一下。

裴澍看着一双眼睛没有丝毫神采的琴小双,只握了她的手安慰道“没事了,好好养着别太担心。

“臣妾好怕。琴小双反抓着裴澍的手,声音还有些低哑。

裴澍在她的额间吻了吻,语气轻柔“有本王在,你还怕什么,好好睡一会。

琴小双将脸颊贴在裴澍的手上,喃喃低语道“王爷在,臣妾自然不怕,可臣妾怕睡着了以后,王爷就会悄悄走了。

裴澍觉得胸腔里的一块瞬间变得柔软了起来,他靠近了琴小双一点,继续安慰道“本王就在这里陪着你,哪里也不去。

“以前从未跟康王妃一起打过马球,倒是不知道竟会有这样好的身手,让我们可是大开眼界了。有人笑着恭维道。

沈佳禾笑着朝那人点了点头道“只是运气好而已,大家承让了。

“好运气也是能力的一部分,顾夫人向大家走过来,只笑着看向沈佳禾,毫不吝啬赞美之词,“何况你本就马术一流,倒是不输军营里的一些男人。

能得将军夫人如此夸赞,众人看向沈佳禾的目光又多了一些欣赏。

沈佳禾连忙朝顾夫人行了一礼道“顾夫人抬爱,侥幸而已。

顾夫人忙跟着还礼“王妃如此真是折煞我了。

沈佳禾抬手将顾夫人扶起道“顾夫人和顾将军为国立过汗马功劳,我们小辈理当行这一礼,还望顾夫人不要推辞。

顾夫人忍不住又仔细看了沈佳禾一眼,见她眼中全然都是尊敬,对她的喜爱不由又加深了几分。

她从丫鬟手里接过先前的那个盒子,放在沈佳禾的面前,却是对着众人道“今日的彩头送给康王妃,想必大家都没有异议。

众人齐声道谢,沈佳禾一一还礼道“承蒙大家照顾,多谢。

顾夫人笑着携了她的手道“你又何必谦虚,以后可要跟我们常出来玩才好,这一群人啊,都是喜闹的性子,你别不习惯才好。

沈佳禾连忙道谢“多谢顾夫人抬爱,佳禾十分喜爱。

“这样,晚上将军府设了宴,大家都一起过去,我们正好可以一同走!顾夫人邀请道。

沈佳禾歉意的回道“实在是抱歉,佳禾今日下午有点太费力气,这会身子乏的厉害,恐怕不能坚持去参加宴席了,以后等有时间,佳禾一定登门拜访。

顾夫人还想再挽留一二,猛然间想起康王府今日似乎只来了沈佳禾一人,康王并没有一同前来,于是只能惋惜道“既然如此,我便不留你用饭了,早点回去休息,改日我们再约。

裴源看着沈佳禾朝着众人相反的方向走去,忙将马拨快了几步去到裴浩的身边,低声说道“浩儿,回头跟顾夫人说一声,就说我有事先行离开,改日再去将军府讨两杯水酒。

裴浩想要问一问到底何事,还未开口就见裴源弃了马,钻进了显王府的马车,调转了方向一路疾驰而去。

他一头雾水,挠了挠头顶,最后还是跟上了前面的大队人马。

晚间顾夫人和顾将军坐在宴席上首,大厅里热热闹闹,宾主尽欢,顾夫人狡黠的问着顾将军道“你猜今日是谁赢走了你的匕首?

顾将军摸着胡子笑说道“我猜该是兵部侍郎家的小子,他的马上功夫可是京城第一啊。

顾夫人笑而不语,下面有人接话道“顾将军这次还真是猜错了,您一定想不到今日拿了头筹的是康王妃。

顾将军显然有些不相信“沈家有名的那个才女?

“正是,顾夫人笑着道“她文采斐然名满京城,想不到马术也这么好,你今日没有看到,我当时都被她震惊了。

礼部尚书的夫人也接话道“可不仅仅马术好,你们瞧见她今日穿的衣服了吗?我瞧着新奇,下面的丫鬟便去跟康王府的丫鬟打听了两句,竟是康王妃自己想出来的式样,让底下人做出来的,就是为了打马球时方便。

“穿上那样的衣服,在马上可就活泛了许多。有人出声附和道。

顾夫人笑着点头“也还是要骑术好才行,她可不输你们这些兵油子。

众人谈论的沈佳禾正在回去康王府的路上,她不着急回府,马车快了也颠簸的难受,只吩咐了小厮慢一点,马车晃晃悠悠一路前行,沈佳禾把玩着手里的匕首,听见白薇在一旁低声提醒道“王妃,后面一辆马车跟了我们很久了。

沈佳禾只淡淡回了一声无事,仍旧把玩着手里的匕首,脑子里想的却全是裴源。

他出门低调,用的只是普通不起眼的马车,白薇并没有认出来,可她却是在第一时间就知道是他一直跟在后面。

她们速度很慢,后面的马车也一直未有追赶超过的意思,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虽然知道他们本就顺路,可沈佳禾心里就是清楚,裴源如此也是为了看见自己安全到家。

像是把一颗心脏泡在满满一杯蜂蜜水里,淡淡的甜顺着心脏肆意布满浑身的血液,让一天的疲惫在转瞬之间都抛诸脑后。

直到沈佳禾从马车下来,站在康王府的大门,身后的马车里也走出一个清瘦的人影来,他们隔着宫灯遥遥相望,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慢慢的扬了扬嘴角,沈佳禾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说的是注意休息。

沈佳禾坐在梳妆台前由着白薇给自己去掉那些头饰,解开发髻,突然想起早晨路过洗衣房看见的一个丫鬟,好奇问道“府里洗衣房西面有间屋子,我今早路过,看见一个丫鬟从里面走出来,但是绝不是洗衣房的丫鬟。你明早跟陆公公打听一下什么情况,之前我跟府里下人训话的时候,并未见过她。

白薇答了一声是,沈佳禾便换了衣服去了显王府,一进房间便闻出来房间里熏着跟往日不同的熏香,便唤了丫鬟近前问了一声。

“是王爷回来吩咐的,说是沈姑娘今日劳累,屋里的熏香能够宁静安神,缓解疲劳。

沈佳禾忍不住翘了翘唇角,抬手去了耳上一对红石榴的坠子往丫鬟手里一塞道“你们王爷有心了,你也伺候的好。

门口突然传来动静,裴源站在窗口低声道“这些都是她们应该做的,你只管安心享受就好。

沈佳禾也不说什么,是抬眼示意小丫鬟收了东西退下,就要为裴源开门,却又听见他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好好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了。

明明一个时辰前他们才在两府大门口分别,可是在睡下之前无论如何都想要过来见她一面,走到门口以后又觉得不知见了面该说些什么,只好躲在窗口边看上一眼。

如今说上一两句话,心里也安稳了下来,回去后总算能睡个好觉。

沈佳禾在翌日回到康王府用早膳,白薇见她用完一碗鸡丝面以后才向她禀告道“王妃,昨日您让奴婢打听的,奴婢已经问过陆公公了。

沈佳禾想了一会才想起昨日让白薇打听一个丫鬟的事情,便点头示意白薇继续。

“陆公公只说那里住着的是琴主子的丫鬟,叫程菲菲。白薇给沈佳禾倒了杯清茶,才将自己打听来的继续说道。

沈佳禾有些奇怪“琴乡居的下人房没了位置吗?琴小双的丫鬟为何住的离她这么远?

白薇摇头“奴婢也觉有些奇怪,但陆公公只说这么多,其他的再问只推说不知道了。

白英从门外端着水盆进来,一脸开心的对着二人道“王妃这就要问我了,我可知道的比白薇姐姐多。

沈佳禾笑道“那你这个包打听赶快来说说。

“自然是因为琴侧妃不想让王爷见到这个程菲菲啊!她一脸骄傲,仿佛打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我是从洗衣房那里打听来的,这个程菲菲本是王爷从外面教坊收进来的,一直是贴身伺候的丫头,后来琴侧妃不知怎么想的,居然跟王爷要了她过去伺候。

白英想着洗衣房的人跟她说的话,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洗衣房的人也很奇怪,琴侧妃要了她以后,并不让她贴身伺候,只打发进这个小院子里来,偶尔让她做点不轻不重的活计。

沈佳禾沉思了一会,嘱咐两人道“既然是琴小双的人,那我们就不比分心管她了,随她们去吧。

第二十章 两个十分相像的人

琴小双似乎因为落水,身子一直没好透,多日不出琴乡居,裴澍自然是日日过去看望,连公事都放在了琴乡居处理。

沈佳禾落得清闲,所以每日回显王府的时间便早了许多,这日一早回去,见裴源已经等在了院子里。

“今日不忙?沈佳禾在他对面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给你送个东西。裴源将手边一个红色的小瓷瓶递了过去,“是之前宫里的胡御医送给我的,说是对于祛疤的效果极好,我也用不上,正好送给你。

沈佳禾将瓶子握在手里,她知道之前在球场上,裴源必是看见了她额头上的伤,可他不问缘由,她也乐得不想再去解释,便笑着道谢“多谢,我好像总是欠你人情。

入睡之前沈佳禾挖出指甲大小的一点,细细涂抹在额上的那条疤痕上,一点凉意顺着额间四散开来,坐在灯下的沈佳禾忽然恍惚的在想,若是没有这个‘疤痕’,她此生绝不会遇见裴源,他们只会在两个平行的世界里各自过活。

沈佳禾一夜睡的安稳,第二日一早便起来看额头上的伤疤,见情况依旧,心里叹气的同时又忍不住暗自笑起来,再是灵丹妙药,也不可能一夜就让皮肤恢复光洁如新。

从前身上大小伤疤无数,都毫不在乎,现在照镜子又觉得无比难看,只想让它赶快消去。

白薇站在沈佳禾身后,见她看着自己头上的疤痕又是笑又是叹气,忙安慰道“现在刚入春,等夏日到了,汗水多煮煮就会淡下去了,王妃别着急。

沈佳禾放下镜子点了点头,刚从外面走进来的白英就禀告道“王妃,外面一个自称是姚家的姑娘要见王妃。

沈佳禾立刻想到前日马场上的那个小丫头,是京兆尹家的小女儿,性子活泼伶俐,很是讨人喜欢。

在马场上两人不过聊了短短数语,她就拉着沈佳禾直说自己是她难得一遇的知己。

当时她的确有说自己要来王府拜访,沈佳禾只当她是小女孩心性,只是客气之言,没想到今日就过来了,真是风风火火的性子。

沈佳禾忙带着丫鬟小厮去门口相迎,见姚欣柔已被丫鬟迎进了大厅,手里捧着一盏茶未动,只是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抬眼打量着四周。

沈佳禾连忙上前,歉意道“我还以为你那日只是随便说说,没有提前准备,来的晚了,你可别怪罪。

姚欣柔给沈佳禾福了一礼,笑着道;“怎么会,倒是欣柔没给王妃提前下拜帖就巴巴的来了,还请王妃不要怪罪才是。

《穿越后,我成了皇叔掌心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