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

>

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

汶滔滔 著

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 周妃 穿越重生 荣四

很多朋友很喜欢《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汶滔滔”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内容概括:药材堆得像一座小山,却没找到他们想找的禁药。何当归敲门的时候,几人正在争吵不休,段晓楼怪高绝不该把药打乱,反而不利于搜证。段晓楼迅速地从药材堆里翻出一把椅子,端到何当归面前,关切道:“来坐吧,你的脸色为什么这样苍白?是不是适才抓那个太尘的时候吵到你了?还是刚刚那个黑面神吓到你了?”黑面神高绝刚刚背后...

来源:cd   主角: 周妃荣四   更新: 2023-01-23 02: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穿越重生小说《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是作者“汶滔滔”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周妃荣四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真静哭着说:“你一边睡觉一边流泪,我瞧着不对就喊醒你了小逸,对不起,我只找到这个,你将就着吃一口吧,吃了病就好了”说罢,举起一个土黄色的窝窝头想起刚刚的事,真静就气苦不已平日里,她虽然也常被师姐们欺负,但都不放在心上,觉得年长道姑“管教”一下年幼道姑是应当应分的可今天她才发现,那些她平时很尊敬的师姐,一个个都是那么尖酸刻薄、阴险恶毒,毫无出家人的慈悲心肠刚才真静跑到灵堂,却发现真韦、真...

第017章 段晓楼斗高绝

傍晚时分,太尘请了段晓楼九人去吃宴席,谁知酒过三巡后,席间惊现了一瓶禁药。耿大人当即下令,把太尘绑了,又将所有前来察看情况的道姑关在福绵院里。现在,段晓楼、廖之远、高绝和陆江北四人奉命来药庐,寻找更多的证物。进了门之后,高绝拔出腰间的阔背刀,三下五除二就把所有的药柜全打到地上。药材堆得像一座小山,却没找到他们想找的禁药。何当归敲门的时候,几人正在争吵不休,段晓楼怪高绝不该把药打乱,反而不利于搜证。

段晓楼迅速地从药材堆里翻出一把椅子,端到何当归面前,关切道“来坐吧,你的脸色为什么这样苍白?是不是适才抓那个太尘的时候吵到你了?还是刚刚那个黑面神吓到你了?黑面神高绝刚刚背后中了一掌,腰上挨了一脚,现在他扶着墙站直身体,脸色更黑了。

何当归微微一笑“可能是吹了风的缘故吧,不碍的。

段晓楼一听就欲解下披风,却发现刚才走的太急,披风扔在福绵院了,现在自己身上只有一件绛红长袍。于是他立马转头看其他人,发现三人之中只有高绝披了件黑斗篷,本想开口讨来,但一看高绝的那张臭脸就作罢了。

在何当归诧异加震撼的目光中,段晓楼一扯腰带,把外袍脱了下来,双手奉上说“快披上御御寒气,你大病初愈可不能马虎,呃,这件衣服是今天新换的,我只穿了不到一天……

廖之远看了看仅剩下一身雪白中衣的段晓楼,满脸都是戏谑,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听得何当归素来平静的面容也露出一些尴尬,顿时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陆江北忍住笑走到高绝身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话,终于顺利讨到了他的黑斗篷。

陆江北把斗篷递到何当归手边,笑一笑道“何小姐不必介意,段少对女孩子一向都是这么热心。然后转头瞪了段晓楼一眼,“还不快穿好衣服,这样子会吓坏人家小姑娘的。

何当归只好接过斗篷,随意地披上。这时,高绝突然大声问道“喂,你究竟来做什么?是想为那些道姑求情吗?此事绝对免谈!

何当归眨眨眼,细声细气地说“这个么……小女子是来帮大人破案的,请多多指教。

陆江北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女孩子,不由失笑“要帮我们破案?那不知何小姐有什么高招?

高绝冷哼道“喂!小丫头,你不知道我们是谁吗?在锦衣卫面前也敢口出狂言,当心先办你一个欺官之罪!不想蹲大牢就快快离开这里,否则也把你绑了!

陆江北怕把人家女孩子吓哭了,刚想去制止高绝说下去,却见高绝突然又整个人飞了出去,然后再一次撞到了左边的那堵墙上——“咚!原来还是出自段晓楼的突袭,还是一招从后面来的“仙鹤梳翎。

段晓楼一边整理他的腰带,一边愤愤地教训道“姓高的,你不会说人话就闭上嘴!再对何小姐出言不逊,我跟你没完!

高绝两次被段晓楼踢飞,原本就少得可怜的耐心终于耗尽了,窝火的他从地上弹起来,扬手一刀就劈向段晓楼。段晓楼一看高绝亮出了兵器,立刻踢出一张桌子阻了他片刻工夫,同时从怀间摸出一副银光闪闪的手套迅速戴上。高绝将桌子一劈为二,再次缠上段晓楼。段晓楼常用的顺手兵器是方天画戟,因为太沉重就没带上山,不过这一副天绝丝手套也是世间至宝,刀剑火毒都拿它莫可奈何。

“轰!刀掌交击。电光火石间,高绝劈了七刀,段晓楼也回了七掌。屋内空气为之剧烈震颤,地上的药材纷纷飞到空中,漫天地洋洋抛洒,何当归也感觉劲风吹乱了自己的鬓发,可见段高二人的身手多么惊人。

陆江北斜跨一步站到何当归身前,用袍袖挡住了她的小脸,笑一笑安慰道“你不必介意,他二人常常言语不和就动手解决,就算不因为你也会有别的原因。只见近在咫尺的女孩突然笑了起来,她穿着淡青色的袄裙,与玉颜相映时越发显得清丽脱俗。陆江北看着她,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非常灵动的眼睛,非常有灵气。尤其是自己在为案子烦恼的时候,那种柔弱的气质让人心里一软,心弦拨动。

片刻失神后,陆江北略偏开头,看着前方的空气发问“你说要帮我们破案,不知怎么个‘破’法?虽然他真的不认为何当归能帮上什么忙,但听一听也无妨,线索往往是从细微之处找起,进而影响全局的。

何当归淡淡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大人现在根本并不相信我的诚意和能力,也不把此案的来龙去脉讲给我听。纵然我有丰富的药理知识,却对案情一无所知,找起证据时如同隔板猜物,大人觉得责任在谁呢?她的一把嗓音轻轻柔柔,如毛茸茸的小兽爪子从心头走过,带着不可思议的说服力,立刻就把陆江北说动了。

陆江北微笑“其实说说也无妨,只是还请你守口如瓶,别把案情泄露出去。刚刚那太尘把我们请去赴宴,不知为何,她竟把我们当做了买药的大主顾,说要谈谈关于药的生意。耿大人将计就计应下了,想瞧一瞧她卖的究竟是什么药。等太尘把药拿出,我们所有人传看了一遍,发现瓶中之药不是别的,而是十九年前就被圣上明令禁制炼制及售卖的五石散!

“五石散?这下连何当归也吃了一惊。前世,她只是在无意间发现太尘炼制兴阳散,没想到拔出萝卜带出泥,兴阳散比起五石散的严重性,可以说小巫见大巫了。

五石散是一种中药散剂,本是汉代医圣张仲景发明了给伤寒病人吃的,无病的人吃了可以增强体力和壮.阳。它盛行于魏晋的士大夫之间,一直到唐代还是世家子弟的“行乐娱情佳品,经久不衰。吃了五石散之后,人会变得性情亢奋,浑身燥热,身体变得异常敏感,要喝酒脱衣、运动出汗来发散药力。许多人因服散而脾气暴躁易怒,渐渐地终生离不开五石散。

因此洪武初年,皇帝就连续颁布过三道圣旨,绝对禁制民间私自炼制和出售五石散。没想到,太尘背地里竟然干着这种勾当……

何当归微微皱眉,如果找不到有力的证据为道观里的其他人开脱,难保她们不被太尘牵连,自己的原意是让太尘吃点苦头,没想到事情一发不可收拾。而且,这件案子里还有一些说不通的地方,那就是这些锦衣卫的态度。他们居然这样兴师动众的关人抓人和搜查赃物,实在很让人费解。因为以他们的身份,大可以把太尘先秘密扣下,再把案子转给县里的捕快办。

试想一下,锦衣卫是皇帝的手和眼,一向都只奉皇命办差。现在他们之中的绝顶高手跑进了深山里,还住了好几天,难道只是冲着一个卖药的道姑太尘来的?这岂不是用牛刀去拍蚊子跳蚤?

陆江北点了点头“呵,原来姑娘也知道五石散么?后来,我们绑了太尘。还没等我们动刑逼供,仅只是口头上吓唬了她几句,太尘就招供说除了五石散,她还炼制了兴阳散,跟那个,呃……金风玉露散。说到这里,陆江北面色略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竟对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儿家讲起这种药散来,呃,反正她也是听不懂的吧。

讲到此处,陆江北叹了一口气道“之后,高绝逼问她药藏在哪里,卖过药给什么人,除了她之外还有什么共犯,那太尘却支支吾吾起来。高绝一怒就用刀削了她的发髻,没想到高绝刀上用了几分真劲道,竟把她给震晕了。蒋毅用金脉钉连打进她的十三大痛穴,也不见她醒过来,因此我们只好先来药庐找找线索。

何当归略一沉思,抬头看了看房顶,突然对屋中央打斗的两人喊道“二位大人先请停手,办案要紧,玩耍任何时候都行!

段晓楼闻言率先停了手,借着一刀之力后退到何当归身边,仿佛后脑勺上生了眼睛一般精准。高绝还刀入鞘,瞪住何当归,冷着脸问“你说谁玩耍呢?敢对锦衣卫不敬,应当办你一个……陆江北怕高绝的言语又会挑起新一轮的争斗,及时捂住了他的嘴。

看到高绝面露愤懑之色,何当归低笑一声,忍不住开口揭发道“刚才大人的耳门穴大敞四开,段大人若在那里轻轻点一下,二位的战况也不会这么激烈了。明明互相有弱点不打,却虚晃一通,把桌椅板凳打得漫天乱飞,不是玩耍是什么?

此言一出,四个男子均是面色大变。

四人互相对视了几眼,又一起转头盯着何当归看,目光戒备中还带着一点惊惧。要知道,就算是江湖上的顶级高手,如果不清楚高绝的武功路数也难以发现他的弱点,而眼前一个小丫头竟然张口就道出了高绝的罩门。她究竟是什么人?

高绝目露凶光,连声发问道“你怎知我的空门所在?你懂武功?你是什么人?江湖中人?

何当归被四个大男人围在中间,原本就娇小纤弱的人儿让高绝一凶,仿佛又缩小了一些。她睫毛上闪着点点泪光,垂头轻声说“在几位锦衣卫大将军面前,小女子又有什么可隐瞒的,那些高来高去的武功,小女子自是不懂的。不过我刚才看见段大人两次挥掌到黑面大人的耳侧,却突兀地撤回了掌力,反而又去攻击无关紧要的地方。小女子听人说过,耳侧的耳门穴是人体要穴,点下去可以致人昏厥。既然段大人对黑面大人手下留情,可见就是寻常的切磋武艺,不是真的打斗。至于什么空门实门、江湖江海的,我真的一无所知了。

一番说辞合情合理,几人立刻相信了。因为他们几人不但师出同门,而且一起从军、一起在锦衣卫府供职,对彼此的死门和武功路数都一清二楚。比武切磋的时候就算无意置对方于死地,多年养成的狠绝习惯还是会让他们忍不住攻击对方的死门,生死攸关之际又转为点到即止。

陆江北也找不出何当归话里的漏洞,唯有叹服一声“即使何小姐不懂武功,你的眼力和胆识也着实惊人。碰上了高手过招,在飞沙走石之中,寻常女孩只怕早抱头躲藏去了,你竟能在电光火石间观察到这样的细节,陆某佩服。

段晓楼回过神,又转头斥责高绝“姓高的,我刚刚才说过,你不会讲人话就闭嘴,你瞧你把人家姑娘都吓哭了。

廖之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哈哈大笑,众人不解地看他,只见他指着高绝大笑“哈哈,黑面……黑面大人,黑面大人!形容的恰如其分,不如以后就这样叫你吧。

高绝酷酷地板着脸,瞟了何当归一眼,心头的杀机消退。此女若是武林中人,还知道自己的死穴,那就绝不能留。可是无论怎么看,她都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儿家,在他眼里几乎和蚂蚁一样弱。死穴什么的,知道就知道了吧,看她的模样除了绣花针什么都拿不动。

何当归略抬起头扫视四人,语气里带着一丝委屈“各位大人,你们不但不感谢小女子帮你们保住了证物,怎么还动不动就厉声诘责呢?你们瞧,她一指房梁的背侧,“若不是我阻止二位大人打下去,那件最重要的证物就要四分五裂了啊。

四人讶异地抬头看,果然见头顶的横梁上静静躺着一个锦盒。

《从棺材里爬出后,她惊艳了所有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