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玉缘

>

玉缘

杨博 著

何悦宸 玉缘 现代言情 顾楠安

《玉缘》是作者“杨博”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顾楠安何悦宸,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吃了早饭,林依洄直接坐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打算看两集电视剧,顾亭午直接拿遥控把电视机关了。“家里没有看电视的习惯。”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规定林依洄也就忍了,这个没有看电视的习惯究竟是什么鬼?“啊?不看电视,那电视机买回来干嘛?当摆设嘛?”顾亭午道,“自从楠安的母亲过世之后,家中的电视机就再未打开过...

来源:cd   主角: 顾楠安何悦宸   更新: 2023-01-23 00: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玉缘》,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根据手机上地图的显示,顾楠安已经到达了大堂的正中央位置,他左顾右盼,他发现他来这么早,似乎用处并不大,逛了一圈,似乎那个发消息的人,根本还没到“人还没到吧”何悦宸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形,冷冷喝道可顾楠安几乎是瞬间摇了摇头,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目前所发生的古怪情况“不,人已经到了,说不定人家躲在角落里看着咋们呢”顾楠安向来表现的沉着冷静,就算没有人,他也要表现的临危不乱因为他现在代表的并不是他...

第三十章新账旧账一起算

林依洄头皮发麻,他真没想到,顾楠安的爹这么难缠。条条框框把她限制死死的,什么事情该干什么事情不该干,全都被他计划好了。

“是。她喝了口牛奶,无可奈何地答应。

吃了早饭,林依洄直接坐到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打算看两集电视剧,顾亭午直接拿遥控把电视机关了。“家里没有看电视的习惯。

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规定林依洄也就忍了,这个没有看电视的习惯究竟是什么鬼?

“啊?不看电视,那电视机买回来干嘛?当摆设嘛?

顾亭午道,“自从楠安的母亲过世之后,家中的电视机就再未打开过。

林依洄感觉自己在楼下客厅,随便干什么事情都不允许,人身自由像是被限制了一样。无奈只能往楼上走,她只是觉得,只有在楼上才能找到自己的一片私人空间。

“刚吃完饭,还是不要上楼的好,一会出去散散步,消化消化,早上空气好。顾亭午在楼下喋喋不休。

公园里,顾楠安带着林依洄在外面散步。

顾亭午在一旁跟着,林依洄故意往前走,想要远离他父亲。确保离他父亲有一段距离,她才敢开口说话。

“顾楠安,你爸也太变态了吧,什么事情都管着,就连吃零食,看电视他也要管,还有,都21世纪了,你家怎么还有这么多规矩,你爸是个古代人吧。

顾楠安知道她如今,心里头憋了一肚子苦水。带她出来,本也是要给她散散心。“我爸也是为了你好,这样健康嘛。说完嘿嘿地笑。

林依洄倒是不搭理他,“我看他不是为了我好,是为了他孙子好吧。为了节约点钱我容易吗,好不容易摆脱了学校,来你们家受这份罪。

回到家,顾亭午直接上楼去书房,他去书房的时候,特地看了一眼其他的房间。发现林依洄的房间锁了门,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朝着楼下喊了一句,“把门打开。

林依洄一溜烟地跑到楼上去,“你要干嘛?不行,这是我的私人空间。

“把门打开!顾亭午完全不想和他多说废话。

林依洄知道自己胳膊拧不过大腿,无奈之下,只好把门打开。顾亭午悠悠地道,“以后规矩什么的,你就去问楠安,从小到大,家里就没有锁门的习惯,今后门不许锁着,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行。

“这是我私人空间诶,我可是交了房租的,相当于,这间房子的所有权在我,我想怎么着,不用你管。林依洄这一次,打算为了自己的权利而战,想要和他把话给说清楚,不能自己再一味忍让。

顾亭午扫了一眼房间,房间还算整洁。“房租?你说的,楠安让你交的五百块?这么大的房间,五百块的房租这样的房子你上哪找去?

林依洄索性就赖皮这么一回。“我不管,反正这是你儿子租给我的。

顾亭午道,“没错,是楠安租给你的,不过,我在家,这个房子的主人就是我,我让你怎么着,你就得怎么着,从今以后房门不许关着,你要想关着也可以,以后房租翻10倍,你就算是把房间上个锁,我也不怪你。

林依洄气鼓鼓的看着,顾亭午去了他的书房。这顾楠安的爹也太霸道了吧,什么事情,他全都一手操办了。自己完全就没有一点点的私人空间,太可怕了。

她实在是没忍住,直接跑到了顾楠安的房间,顾楠安正坐在阳台上看书。

阳光洒在他精致的脸上,一时间让她有些沉醉。

顾楠安余光扫了他一眼,林依洄冲了过来。“顾楠安,我要搬家!我不要在你这住了,你儿子你自己去生吧,我不生了!

顾楠安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我爸又惹你生气了?他就是这样的人,习惯就好。如今我儿子都在你肚子里。你想跑,就算我允许,我爹也不许啊。

林依洄两只手打在了他的书桌上,将自己的身体撑起来,想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不搬走也行,你去管管你爸,他跟我说我的房间,房门不能关,说的是什么话,难不成我就一点私人空间也没有了?我搬来你家,反倒住进监狱了,我还。

顾楠安在茶具中倒了两杯茶,分给她一杯。“喝点茶,解解气。

林依洄一饮而尽,“你说吧,这事儿,你爸他必须得给我个交代,要不然这事没完,到时候新帐旧账一起算。

顾楠安笑得合不拢嘴,连忙把书关上。“方才我父亲来过了,他让我把家里的规矩都告诉你。说完,他从自己的小书桌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笔记本上都是歪歪扭扭的字迹。

“我小时候,因为不懂规矩,经常被父亲责罚。母亲心疼我,就帮我手抄了一份家中的规矩,其实哪有什么家里的规矩,都是我爹个人的喜好罢了。我母亲过世之后,这个笔记本我就一直留着,今天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林依洄听了他的话,心里头竟然有些心酸。顾楠安说这段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神往,而且脸上一直笑眯眯的。可想而知,他母亲对他是极好的。你母亲真好。

“是啊,我母亲在我15岁的时候过世的,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人。他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将眼角的泪光擦拭干净。

“把这个笔记看完,你就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了。

林依洄小心翼翼地拿着,这本笔记虽然放了这么多年,但上面却没有一丝污垢,也没有一丝灰尘。顾楠安一定是悉心保存到现在的。笔记密密麻麻地整整写了一个本子,虽然很多笔记在意思上是重复的,但能看得出来,顾楠安的母亲,非常的细心,想让小时候的顾楠安理解得更透彻,从而因此免除父亲的责罚。

《玉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