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一百零一梦中楼

>

一百零一梦中楼

缄小生Silence 著

一百零一梦中楼 余小安 现代言情 缄小生Silence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缄小生Silence”创作的《一百零一梦中楼》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盘古开天地以后,出现了一个无欲无求的灵,后人称她为梦娘子,她吸收人们的贪念和欲望,也完成人们的愿望,独居在深山里,成为了处于仙、鬼、妖以外的能成为人们寄托的类别。”“后来,她也有了自己的庙宇,受世人供奉,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愿望传到她面前,她也被人当做神仙看待,甚至有人不辞辛苦来到梦娘子山,一步一跪...

来源:fqxs   主角: 余小安缄小生Silence   更新: 2023-01-22 19: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一百零一梦中楼》,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叶廷儒赶忙找到黎初淼和余小安,将自己的手摊开,给他们看掌心里的树叶印记“这里......有什么吗?”黎初淼皱起眉,又凑近叶廷儒的手掌,仍然什么印记都没有叶廷儒晃晃带有印记的手,说:“你再看看,那么大个叶子,你再看看”余小安也走上前,一片绿色的、占据叶廷儒大半个手掌的叶子印记映入眼帘,叶子的周边好像还浮着金色的小颗粒,让人觉得那叶子是活的“很漂亮的叶子”余小安由衷赞叹道叶廷儒收回手掌,说...

第8章 弥耳5

余小安也发现弥耳变得虚弱,她远远地坐在一边,看着弥耳,说“你讲吧,讲完就放我走。

弥耳笑着看向余小安,想“这模样,多像最初的主人啊。

“好。弥耳答应道。

“盘古开天地以后,出现了一个无欲无求的灵,后人称她为梦娘子,她吸收人们的贪念和欲望,也完成人们的愿望,独居在深山里,成为了处于仙、鬼、妖以外的能成为人们寄托的类别。

“后来,她也有了自己的庙宇,受世人供奉,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愿望传到她面前,她也被人当做神仙看待,甚至有人不辞辛苦来到梦娘子山,一步一跪只为显示自己的诚意,希望自己所求能得以满足,为了不扰乱人间的秩序,每月她都会抽出时间去人间看看,长长见识,分辨善恶,她说她看不得人间疾苦,希望这些愿意供奉自己的人远离贪恶,得以善终。

“可是后来啊,梦娘子收到的供奉渐渐超过许多天宫里的大神仙,于是就有神仙来警醒世人,梦娘子是欲妖。

“凡人当然不会信,能帮我的、不害我的都是好人,秉承着这样的道理,梦娘子没能败下阵来,于是天宫里个别极端的神仙把梦娘子的坐骑诱捕了去,又将凶兽的元神缝进坐骑身体里。

“很快梦娘子放任坐骑食人、扰乱人间秩序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人间,梦娘子将凶兽的元神驱逐放到了天宫作乱,只当是为坐骑报仇了,坐骑也问她,自己伤害了她的名誉,损了她的香火,为何她还愿意接受自己。

“她却说,因为是坐骑教她要明辨是非,汲取知识来装饰这无聊的生活,人人都知道知恩图报,她自然也是知道的,况且那事也怪她没有及时发现。

“那时坐骑就在想,他要一直守护梦娘子,为了保证梦娘子的清誉,坐骑在人间放出消息,梦娘子已经将坐骑封印起来,不会再祸乱人间,他知道梦娘子也需要香火的供奉来增长灵力,一旦失去了香火,梦娘子吸收的贪欲之恶就会反噬自身,甚至为祸人间。

“后来啊,梦娘子遇见了一个汪姓的公子,真不知道凡人有什么好的,她竟然有了自己的感情,那种强烈的想要拥有的喜欢,让她大受打击,思虑再三,还是将人赶走,自己独守深山,守着这世界容纳不下的欲望和贪念。

“你这身衣服就是梦娘子照着那汪姓公子为她画的图纸所做出来的,梦娘子深陷感情时就一直想着去他的世界,穿着这身衣服同他成婚。

“再后来,天兵来围剿,梦娘子尽力抵抗,把自己所积累的灵力和气运全都用来压制自己收录的贪念之恶,最后还是她帮助过的一个得道成仙的小道士放她一马,将她原本该灰飞烟灭的结局变成了投胎转世,坐骑也将自己的气运分给梦娘子,好让梦娘子每一世都能嫁给一个汪姓的公子。

“但她收去的贪念和欲望还是跑了出来,坐骑也将自己化为封印,将这些贪念和欲望变成了处于人间和地狱之间的一百零一梦中楼,只是少了她,这里就不在单纯的吸收万物的贪念和欲望了。

“而天宫,竟然傻到妄想着培育一个新的梦娘子,来接替他们承担着世间的贪念之恶,可惜都失败了,他们就将收得的贪念之恶和曾经作恶的凶兽强加于一百零一梦中楼,打破了原本的平衡,这里太缺少正义了,于是需要凡人来承接因果,曾经受过恩惠的,即使是转世也都需要来这里走上一遭,带走部分贪念之恶,但始终是杯水车薪,也牵扯了更多凡人来此。

弥耳的声音停止,带着歉意地看着余小安,声音哽咽地说“你一定不希望这个世界变成这样,但我希望你不要自责,若是没有来这里,你如今会很快乐,这里我会同那小道士一起替你守好。

余小安听着,竟有些感同身受,她想说话,但眼泪已经掉了下来,她看着弥耳,问“你呢?是坐骑还是小道士?

弥耳笑着,费力起身走到余小安身边,抱住了她,说“那都不重要了,我的主人,请原谅我的唐突,就算你忘记了,消失了,有人来妄图替代你的位置,你也开始在人间无关紧要,可你是我的主人,当你在无数人身上活过来时,我就只剩下想念了。

“我为你躲过太阳,也依旧在暗处爱你,我的主人

说罢,眼泪打湿了余小安的肩膀,明明不让她弄脏衣服的……

弥耳的手收紧了些,余小安微微低头,弥耳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气息也极为微弱。

他说“希望你不要被吓到,我们的见面本该隆重而正式。

余小安没有听清,有些焦急地问“你说什么?喂!

恍惚中,弥耳好像看见了从前,它硕大的脑袋蹭进梦娘子怀里,被她安抚着晒着太阳,春意尚好,眷意连连……

弥耳渐渐没了呼吸,手也放松了,渐渐地瘫倒在余小安怀里,英俊妖朗的面庞只剩下皮包骨,一道微光钻了出来,融进余小安的身体,余小安的眼泪兀地就掉了下来,说“喂,你变得好丑啊。

弥耳将梦中楼里他知道的都融进了余小安的脑子里,只求来日她遇险时能保她平安。

弥耳死了,这个洞穴变得更黑,更潮湿了,余小安不知为何,强烈的不舍让她心头一紧。

一阵黏腻的脚步从洞穴深处传来,余小安抱着干瘪的弥耳,好像用力就能的拥住最后的安全感似的,可弥耳再也感受不到了……

一只庞大的带有牛角的凶兽高昂着头颅,走到余小安面前。

余小安竟也不觉恐惧,走上前伸手就抚上了凶兽的前爪。

这,应该就是那头作恶的凶兽了。

凶兽面露出奸佞的笑容,得意的笑了起来。

“终于,终于这个世界交由我来管制!凶兽忍不住吼出了声。

笑容还在它丑恶的脸上张扬,前爪却传来钻心的疼痛。

“怎么会?除了她没人能动我!凶兽竟反抗不得,倒在了地上。

余小安忍着火烧般的疼痛,将一簇簇火苗扔向凶兽,火苗顿时像有生命一般,烧毁它的皮毛、钻进它的血肉。

余小安已经没有了被控制的感觉,现在的她才算是真正的双系唤者,另一个早已淹死在了湖底。

余小安声音冷清道“都是你的错,你是天宫的帮凶,你该死。

等凶兽被烧的只剩下一堆烂骨残肉,活像曾经见过的躺着棺中的弥耳,余小安干呕了起来。

余小安坐在弥耳的身旁,体内的水与火不断交手,势必要挣个你死我活。

不知过了多久,安执出现了,余小安就像零落在风里的玫瑰,狼狈而高雅。

安执扶起余小安,轻声安慰道“我带你走。

余小安看向安执,吃力地笑着说“谢了,你总在我狼狈的出现。

安执笑而不语,是啊!曾经的她不也是在他最狼狈的时候出现?

安执蹲下,说“我背你。

余小安正要趴上去,裙摆的厚重感让她想起这身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没蜕去。

“你有办法把这个皮囊换回来吗?这个是弥耳珍视的东西,我……没权利带走。余小安问。

她看着裙摆有些烧焦,很是心疼。

安执隐去眼里的不舍,对余小安说道“这个是弥耳的特权,不是我的,等你安全离开这里我会复活弥耳,那时皮囊自会换回。

余小安扭头,对躺在地上的弥耳轻声说道“很抱歉,我是余小安。

然后趴上安执的后背,安执起身,轻轻一跃,余小安只觉得那股熟悉的窒息感又回来了,她呼吸不上,快要晕过去时,眼前忽然一亮。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湖心亭上,身旁站着安执。

“我出来了,他可以活过来吗?余小安问。

“当然可以。说着便唤出一本比梦话长得还贵气逼人的书,在上面比划一阵,又凭空出现一只笔,安执接过便在书上写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余小安的身体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同时还有一股暖流围绕着自己,缓解了大部分疼痛,不至于让她昏厥过去。

“好了,只是你的校服没有灵力的加持,你还得穿着这身衣服,不过我可以帮你遮一下,让他们看起来你还是穿着校服。安执的声音传来。

余小安点着头,疲惫地“嗯了一声,她扶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好的栏杆,慢慢跪了下来,看着水中的倒影。

很好,是自己的脸。

“谢谢。余小安对安执道谢。

“稍作休息,我带你去找他们。安执在她身边坐下。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身体里还有别人么?余小安问。

“巧合罢了,这里原本就存在一个与你长相相似的女生,你也知道,自然会让弥耳有种是梦娘子的错觉,所以她从小就被弥耳处处关照,唤火的能力也是弥耳给的,你来这也很巧合的和她重叠,但显然,你才是梦娘子。安执解释道。

“我不是梦娘子,我是余小安,梦娘子好看太多,而且她的高度也是我达不到的,即使真有转世,即使那么巧合我就是那个转世,但是我也是我啊,不希望成为别人,如果有一天我记起了全部,可能才会有一点梦娘子的责任感吧。余小安道。

“你很特别,这个世界上相似的人很多,我也碰到过比你长得还像梦娘子的,当我和她们说了这层关系,她们大多以此为由,渴望获得更多便利或者许愿的权利。安执道。

余小安摇头,反驳道“也不能这样说,如果她们的愿望不曾被满足,那么你说她们像梦娘子,她们也许只会觉得奇怪或者惊讶,每个人生来都是干净纯粹的,后来也无非是满不满足罢了,如果我是自愿来的,如果我也沾上了许愿的便捷,我吃相一定也难看。

安执笑的开朗,道“看来是我肤浅,想的多了。

看啊,即使不知道是第多少次转世,她也依然如此,不会改变。

“你是小道士吧?余小安问。

“嗯?安执一时没反应过来。

“弥耳给我讲故事来着,他一直主人主人的,那他肯定就是坐骑了,那你能修修改改还能复活他,那肯定就是成仙的小道士了。余小安解释道。

“这些都不重要。安执也是一副拒绝回答的模样。

“嘁,肯定被我猜中了。余小安说。

“走吧,去找他们。安执起身扶起余小安。

余小安还没来得及的反驳,下一秒就瞬移到老教授家中。

随着一声“生日快乐,余小安华丽登场。

正在庆祝的四人皆是一愣,小萝率先问道“爷爷,好大的风。

黎初淼和叶廷儒看着余小安无恙,又听见小萝的话,没忍住笑出了声。

余小安调皮的吐吐舌头,略有尴尬道“嘿嘿,生日快乐。

叶廷儒看着安执,说“你是弥耳?不对啊,弥耳怎么会出现在学院呢?

黎初淼也是疑惑且防备的看着安执。

安执撇嘴,看了眼余小安,自顾自去老教授身边等蛋糕。

老教授一副不意外的样子,确实让黎初淼和叶廷儒觉得他是弥耳。

“不是,他叫安执,本事也挺大的,跟弥耳差不多,很神秘!余小安故作玄虚道。

“那弥耳呢?黎初淼问。

“他?自然是要去当他的超级大坏蛋啊!余小安十分认真地回答。

黎初淼和叶廷儒相视一笑,也知道自己问不出来什么,摆手也去等蛋糕。

蛋糕吃的差不多了,外面的人忽然躁动起来,很是热闹,从窗户探出头细细听着,外面全是“神主教主教死了!苍天有眼呐!我们誓死捍卫自由!

余小安望着安执,安执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主教死了,还有会下一个。

余小安才算是笑了起来,她跟着叶廷儒和黎初淼跑下楼,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大笑着一起庆祝起来。

众人庆祝自己的自由,余小安庆祝弥耳的新生。

《一百零一梦中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