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咬定娘子不放松

>

咬定娘子不放松

奈妳 著

古代言情 咬定娘子不放松 杜有 花流云

古代言情小说《咬定娘子不放松》,主角分别是花流云杜有,作者“奈妳”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不过是穿不穿嫁衣的问题,花流云又没反对,她顺着奶娘也无不妥。况且,平心而论,虽然今日她所嫁的并非她的意中人,但若一嫁便是一生,她也想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若能跟平常出嫁的姑娘一般,身上穿起喜庆的嫁衣,脸上搽上漂亮的胭脂,她定然也是欢喜的。于是,闲诗望向正一眼不眨瞧着自己静等答案的花流云,干脆利落地回答...

来源:cd   主角: 花流云杜有   更新: 2023-01-21 21: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咬定娘子不放松》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花流云杜有,《咬定娘子不放松》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心间的财富……”男人眸色一层一层地转深,细细琢磨半饷才道,“财富从你的嘴里道出,倒是少了它本身的铜臭之味”闲诗得意地挑了挑眉,“我信口胡诌的”男人却一本正经道,“胡诌都能说出这般名堂,若是认真地说,恐怕这天都要吓得塌下来了”听着男人极其夸张的话,闲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繁星盗望着闲诗露出的漂亮白牙,以及那璀璨胜星辰的笑容,喉咙不...

第10章

一种无形中的压力如飓风扑面而来。

众目睽睽之下,闲诗觉得既突然又无奈。

对上奶娘精明又殷切的眸光,闲诗微微勾了勾唇。

今日顺利拜堂之后,她便真能成了这花府的少奶奶,而这奶娘一看便知在花府有些地位,是以在这种初来乍到的时候,她最好不要轻易得罪。

不过是穿不穿嫁衣的问题,花流云又没反对,她顺着奶娘也无不妥。

况且,平心而论,虽然今日她所嫁的并非她的意中人,但若一嫁便是一生,她也想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若能跟平常出嫁的姑娘一般,身上穿起喜庆的嫁衣,脸上搽上漂亮的胭脂,她定然也是欢喜的。

于是,闲诗望向正一眼不眨瞧着自己静等答案的花流云,干脆利落地回答,“想的。

姑娘家的小心思跃然脸上,花流云不自觉地眸光宠溺道,“依你。

这话听起来,像是花流云已经完全被闲诗所臣服,是以才对她百依百顺,众家丁不免唏嘘不已。

这些年来,少爷与前五任妻子的相处他们皆看在眼里、议在嘴上。

对那五任妻子,少爷惯常是冷落、厌恶的,何曾如此奉若珍宝地稀罕过?

奶娘心愿达成,喜不自禁道,“事不宜迟,少爷少奶奶赶紧回新房歇息,我先走一步准备。

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奶娘越跑越远、略微笨重的身姿,各自莞尔。

待花流云抱着闲诗走进翠竹居的新房时,奶娘非但给闲诗提前准备好了嫁衣、胭脂水粉之类,还让人准备好了一桶热气腾腾的沐浴水。

不等花流云开口,奶娘便兴致勃勃地讲了一大通新娘在拜堂前沐浴的好处,只是这一次,花流云的反应与之前截然不同,既没有立即反对,也没有立即顺从。

花流云邪里邪气地朝着奶娘坏笑道,“既然沐浴有那般多的好处,作为新郎的我如何能置身事外?时间紧迫,我们这就随奶娘的意,一起洗个鸳鸯浴如何?

这话好像问的也有闲诗,但花流云却并没有看向闲诗,显然根本就不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闲诗心中排斥地暗道谁要跟你洗鸳鸯浴?你自己去找只鸭子来洗吧!

闻言的奶娘脸色顷刻间红白交织,一时间舌头打结,错愕、尴尬到了极点。

少爷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敢说敢做,新娘又长得惹人怜爱,若是两人在拜堂之前果真洗起了鸳鸯浴,恐怕这新房的门该一直关着不许任何人打扰了。

到时候,他们哪里还会有暇去参加所谓的拜堂仪式……

缺席拜堂仪式并非丢人之事,但若是被外人知道,两人究竟因为什么原因而缺席,那丢的可不光是少爷的脸面,更是整个花家的脸面!

甚至,老爷那身在宫中位居贵妃之首的妹妹恐怕都会因此遭殃。

是以,这极有可能害惨花家的鸳鸯浴定然洗不得。

对于花流云的提议,闲诗表现得一脸淡然,因为她认定花流云不过是故意跟奶娘唱反调罢了。

只是,当花流云抱着她径直朝着浴桶走去的时候,她的心惊得“噗通噗通乱跳起来。

不自觉地紧紧咬住唇瓣,闲诗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向花流云。

花流云索性将邪里邪气的笑对准了她,且故意沉声问道,“是不是跟我一样很期待?

男人的眸光深邃、肆意而又叵测,声音厚重性感,充满难言的诱祸,闲诗的脸颊被红晕薰染,连忙撇开眼避开,将眸光投在霭霭的雾气之上,恼得半天不肯吭声。

花流云低低一笑,忽地转身望向奶娘等人道,“你等还不回避?都等着长针眼呢?

原本等着伺候闲诗的丫鬟们全都羞赧地朝着门外跑去,只剩奶娘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门内。

奶娘的眼珠子一番骨碌转动,猛地朝着那些开溜的丫鬟厉声骂道,“跑什么跑?都给我站住!回来!

几个丫鬟生生顿住脚步,不解地朝着奶娘望来。

“咳咳……奶娘有些脸红耳燥地继续骂道,“浴桶里的水凉了,全都给我倒了!

丫鬟们面面相觑,浴桶里的水明明还冒着腾腾热气,怎么可能凉呢?就算凉了,添置热水便可,哪需要将水全都倒了?

似是觉察到自己的说法极为不妥,奶娘又一声干咳,吼道,“而且……而且这浴桶表面有些斑驳破旧,新人用了不吉利,赶紧撤了!

丫鬟们的眼神更加惊诧了,这浴桶明明是全新的好不好?表面怎么可能斑驳破旧呢?

不过,她们再想不明白也只能顺从奶娘的要求,赶紧手脚利索地收拾起来。

谁都没有注意到,原本准备洗鸳鸯浴的两人,一个忍笑忍得艰难,一个无声笑得惬意。

奶娘则无奈地叹一口气,怪谁呢?只能怪她自己!少爷让她什么都不用张罗,可她偏偏比夫人还要操心。

趁着丫鬟们收拾的时候,花流云抱着闲诗让到一旁,轻声问道,“遗憾吧?

闲诗还没有从方才的虚惊一场中回过神来,傻傻道,“啊?

花流云抱着闲诗缓步在新房里走动,随意打量着房内全新的摆设,道,“鸳鸯浴被蓄意破坏,不遗憾不心疼?

闲诗恍然大悟,这种时候无论她回答是与不是皆显不妥,便故意不答反问道,“你打算何时放我下来?

虽是转移话题,但这也是闲诗极为纳闷的问题,从江湖楼开始到现在,花流云抱着自己应该已有一个多时辰,可是,他一直没有将自己放下,不知是他忘记了,还是故意?

她不是孩童,不可能身轻如燕,是以她担心他若是继续这么抱下去,他的双臂会不会废掉?

不是她有多大的菩萨心肠,而是不想被冠上一个残害夫君的罪名。

花流云却并没有闲诗想象得那般容易糊弄,笑了笑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回答你的问题,权当礼尚往来。

言外之意,若是闲诗不好好回答他的问题,他便打算一直这么抱下去,偏不如她的意了。

为了让花流云早些将自己放下,闲诗想了想,狡黠道,“你希望我是如何想的,我便是如何想的。

既不承认,又不否认,而是表现出一副逆来顺受的乖巧模样,大概无论哪个男人听了,都不会感到失望吧?

花流云微微点了点头,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闲诗心里恰生不详之感,便听花流云紧接着痞道,“别急,待拜完堂,宴完宾客,你我一定补上。

补什么?

当然是鸳鸯浴了!

一时间,闲诗的脸色跟方才奶娘的一般,一片儿红,一片儿白,煞是好看。

明明是这男人诚心耍弄她想要跟她洗鸳鸯浴,偏要赖到她的头上!

真是无耻、奸诈、无赖、下流!

看来,今晚她除了恐惧洞房之事之外,还须多恐惧一件!

鸳鸯浴……能直接淹昏死她么?待她从昏死中醒来,该发生与不该发生的统统已经发生,而她毫无记性,该有多好!

但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咬定娘子不放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