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靠姐姐吃软饭

>

靠姐姐吃软饭

佚名 著

张啸天 张若烟 都市小说 靠姐姐吃软饭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佚名”创作的《靠姐姐吃软饭》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以后姐姐就是你的领路人,官场上的事啊,你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张若烟拍着张啸天的肩膀,领着他坐进了自己的车。张啸天也没想到阴差阳错地认了个领导的女儿当姐姐,这种机会真是难得。张若烟看着旁边的年轻人不卑不亢若即若离,好生敬畏,并且在敬畏中有种复杂的思绪。张若烟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弟弟,你这样的身份为...

来源:mbsc   主角: 张啸天张若烟   更新: 2023-01-19 21: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小说《靠姐姐吃软饭》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张啸天张若烟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佚名”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第4章昨夜和老妈捧着电话长谈,张啸天翌日醒来,已经快十点了拉开窗帘,艳阳高照伸了伸胳膊,有点困意未消,正想爬到床上睡个回笼觉呢,外边有人敲门“谁啊?”张啸天以为是服务员,不满地问了一句“小坏蛋,是姐!”门外的却是张若烟的声音张啸天心想这妞来得真是时候,二话没想就跑来开门张若烟进来一瞧,花容失色,指着张啸天的下身喊道:“流氓!”张啸天此刻光着上身,穿着三角短裤,低下头一瞧,也羞...

第14章

当天晚上,张啸天竟然意外地接到了亲生父亲刘远山的电话,显然他知道了这边发生的事情。
张啸天对他还有陌生感,只简单地把情况说了说。
刘远山沉默良久,说出了一句把张啸天雷倒的话“若烟对你真是不错啊……张啸天心里一惊,看来姜还是老的辣,通过普普通通的一件事就看出了那层微妙的东西。
“若烟姐对我很好。
而刘远山仿佛自言自语地说“可惜年纪大了点……挂掉电话之后,张啸天刚躺到床上,手机又进来了一条短信“我睡不着,你干嘛呢?
瞧瞧发信人的名子,他有些头疼地捏了捏鼻子。
短信是贺楚涵发来的,张啸天手上玩弄着手机,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然了,既使明白了她的意思,他也会假装不明白的。
张啸天想了想,直截了当地回复“多吃点安眠药,就睡着了。
“你去死!
贺楚涵刚刚洗完澡,披着浴巾倒在床上,气得差点把手机摔在地上,再也不理张啸天了。
张啸天独自笑了笑,然后把手机放在床头,躺下睡着了,做了一个完美的梦。
在梦里他梦到了刘梦婷,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朋友。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贺楚涵没有像往常一样帮他打扫卫生,她心里想今天一天都不和他主动说话!
张啸天知道是昨晚的事情得罪了她,也并不在意。
副科长陈喜到了办公室看张啸天的目光就有些闪烁了。
他前两天就听说了王斌的事情,王斌忙着善后工作,没来得及联系他,害得陈喜心惊肉跳的。
今天早上终于接到王斌的电话,披头盖脸地把他骂一顿,让他查出来张啸天和张若烟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么重要的线索你小子都不告诉我,你当那天晚上的小艳是白给你用的嘛!
当然了,后一句话就是王斌的心理话了。
陈喜听着王斌骂自己,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答应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把这气又算在了张啸天的头上。
陈喜在办公室的四处瞧了瞧,皮笑肉不笑的说“张啸天,干得不错,呵呵,办公室没有A4的打印纸了,一会儿你去后勤科拿几包。
“嗯,我知道了。
嘴上答应着,张啸天暴打他一顿的心思都有。
陈喜看着他对不痛不痒的模样,怎么看都不爽,生硬地问了句“那个……张啸天,你……你认识张若烟?
“省委书记的女儿,有谁不认识?
张啸天玩味地反问道,一脸的讥讽。
陈喜吞了一肚子苦水,讪讪地笑,“是啊,都认识,呵呵……然后落荒而逃,走出了办公室,气得狠狠打了墙一拳,骂一句“张啸天,我XXX!
“哎,姓陈的好像看你不顺眼。
发誓不主动和他说话的贺楚涵,没管住自己的嘴巴,张啸天一坐下来,她就说了这么一句。
“是啊,也没得罪他啊,不知道他怎么回事……贺楚涵笑了笑,一副天底下我最聪明的表情,说“他过去喜欢我,后来……后来就成了王斌一伙……张啸天恍然大悟,点头道“我明白了,王斌让他调查我的背景。
贺楚涵轻蔑地笑了笑,问“你什么背景啊,能告诉我吗?
张啸天信誓旦旦地四处扫了扫,然后压低声音说“我告诉你了,你一定要保密!
待贺楚涵点头后,他这才神秘兮兮地接着说“我可是贺部长未来的女婿!
贺楚涵明显智商不够用,发傻地想了那么几秒中才醒悟自己又中了张啸天的圈套,气愤地喊道“你真该死!
不过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大有怀春之态。
望着贺楚涵那楚楚可人的模样,张啸天心里就是一跳,他知道事情不妙,这丫头似乎真看上自己了。
思考了一下,说“那个……我已经替你把王斌打发掉了,约定可以解除了吧?
贺楚涵心里自然不愿意,嘴上说“不行,没准他什么时候还来烦我呢。
张啸天一阵无语,起身说“我去拿打印纸了……“我也陪你去……贺楚涵俏脸一红,羞涩地站起来,屁颠屁颠地跟在张啸天的身后。
陈喜没在张啸天口中问出他和张若烟的关系,却从其它同事那里打听出来了,当他听说张啸天是张若烟的弟弟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想想自己地对待张啸天时的样子,不由得害怕起来。
想到这些,他立刻跑到外边把这消息通报给了王斌,王斌心里也是一惊,想着没听过张书记有个儿子啊,难道是本家的弟弟?
想到这点就骂道“笨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差点闯大祸!
“王哥,对不起,我……不等他解释完,王斌已经气烘烘地挂了手机,连连擦汗。
这时候,陈喜正好看见张啸天和贺楚涵两人手上捧了几包打印纸走过来,想了想,拉下面子快跑几步走过去,笑嘻嘻地说“啸天,我帮你拿吧……就在张啸天一愣的时候,陈喜已经抢过了他手里的打印纸,转身进了办公室。
走廊里的二人面面相怯。
张啸天捏了捏鼻子,玩味地自言自语“这是唱得难出戏啊!
本来还想着以后有机会教训一下陈喜,现在看这样子恐怕是没机会了。
贺楚涵道“他这是向组织部长的女婿示好呢!
说完,小脸一红,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张啸天哈哈一笑“我还没同意成为组织部长的女婿呢,你着啥急?
贺楚涵恨恨地想,这次丢人丢大发了,不过她自己也觉得奇怪,二十几年来张啸天是第一个让她感觉开心的男人。
这么多年无论走到哪里,由于身世背景,她都会成为众人嘱目的焦点。
而在他的面前,她第一次体会到了身为一个常人的快乐,他对她从未像别人那样露出谄媚讨好的目光。
……晚上,张若烟和刘抗越开着挂着军队牌照的丰田车等在办公大楼门前,后边还跟了一辆军车,上面坐了两个魁梧的大兵。
这让张啸天的同事们唏嘘不已。
一直以来军队的强硬做风和不买地方账的事情,被一些小人物传得成了神,大家都觉得好像军队比政府强很多,似乎杀了人都可以没事。
张啸天是和贺楚涵一起出来的,瞧瞧这架势,脑子就是一热,心说一个张若烟,一个贺楚涵,这又来了位军官,以后自己想低调都不可能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