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极品废太子

>

极品废太子

宁安 著

军事历史 宁安 宁淳 极品废太子

书名叫做《极品废太子》的小说,是作者“宁安”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军事历史,主人公宁安宁淳,内容详情为:询问之下,宫女道出宁安令她传命的事。知子莫若母,萧皇后立刻猜到自己这个嫡子要干什么。慌忙领着宫女来寻,就怕宁安再闯出祸事来。到时候,就算是她以死相逼,皇帝宁淳怕也不会法外开恩...

来源:ywqd   主角: 宁安宁淳   更新: 2023-01-19 21: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类型《极品废太子》,现已上架,主角是宁安宁淳,作者“宁安”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又是半个月过去王府上下对宁安的怀疑渐渐消弭于无形不知不觉中,他们忘记了曾经那个为非作歹,性格乖戾的东海王习惯了宁安的一言一行恍然间,他们意识到,东海王真的变了以东海王的性子,不可能伪装一个月而在这样一个东海王的影响下,他们感到王府不再像以前那样冰冷可怕,像个牢狱相反,王府里多了许多笑声,王府真如东海王说的一样,如大家庭一样亲切起来他们依旧不敢称呼...

第三十七章 突变

凤鸣楼。

宁安从长福楼出来,转身便到了这座自家酒楼。

从上到下巡视了一番,他直皱眉头。

据说长福楼和凤鸣楼以前是一家酒楼,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前朝。

大宁立国,这家酒楼便充了公,成为大宁皇家的皇产。

后来先是长福楼赐给长福公主,之后凤鸣楼赐给了废太子。

所以长福楼和凤鸣楼是连在一起的,不过用一道木墙隔开。

“瞧瞧,房梁上都长蜘蛛网了,桌子上又脏又油。

“再瞧瞧,这些伙计一个个无精打采的,哭丧着脸给谁客人瞧的吗?

“还有后厨,和猪圈有什么区别,做出来的饭菜,你吃得下吗?

“……

在酒楼大堂坐下,宁安把负责凤鸣楼的掌柜叫来就是一顿臭骂。

掌柜名叫曲白,个头又高又瘦,身穿一身青色长袍,活脱脱像根筷子。

宁安每骂一句,他便点头赔笑一次,脸上的表情十分苦涩。

不多时,心惊胆战的伙计在宁安面前摆上了一桌菜。

有清炒虾仁,叫花童鸡,水煮羊肉,栗子焖肉等十二道。

这是宁安特意让酒楼后厨备菜,以便他品尝试菜的。

随口吃了几样,宁安越来越不满意。

这些菜肴的味道无不缺油少盐,又或是火候不到,色香味一个不沾,和现今的美食差的太多。

他想发火,但想了想又算了。

即便是王府,也只有烧,烤,蒸出来的食物他还能满意,炒出来的食物的确水平一般,连他的手艺都不如。

这似乎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菜肴的发展自有其规律。

大宁这个王朝相对现今还差了近千年,有些东西不成熟是正常的。

而这对他来不是恰恰有利吗?

不成熟?

他就让它变得成熟。

一旁的曲白见东海王只是阴沉着脸,不说话,再也憋不住了。

他很了解东海王的暴躁脾性。

与其等他发飙,不如先发制人。

于是,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宁安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起来,“殿下,这可怪不得小的,酒楼赚十两银子,你就拿去九两半,小的哪有银子请好的庖厨和伙计,若不是小的挽留,他们早就不干了。

呜呜哭了数声,他继续道,“就是殿下吃的这些食材,也是小的赊来的。

“咳咳……

冷铁听了,咳嗽了两声,左顾右盼。

显然曲白说的一点没错。

宁安挠了挠头,一阵心虚,仔细回忆了下,的确是这么回事儿。

不过他依然面不改色,“本王只是指出不足之处,又没责怪你们?这是在告诉你们,今后要按照刚刚本王说的去做。

“是,殿下。曲白委委屈屈,擦了擦眼泪。

叹了口气,宁安道,“这样,你去找余管家要些银子,把伙计和庖厨的月钱足额发放。

他这是补欠账,就如同对王府护卫们一样,否则曲白和酒楼伙计如何肯为他出力?

曲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见伙计们一个个的眉开眼笑,他才确定。

不禁感慨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宁安又道,“还有,酒楼需要装裱一番,这些灰黑的陶碗陶碟陶酒碗全部换成白瓷的。

“桌上统一铺上精美的红布,房梁上挂上红灯笼。

“酒楼角落放置一些绿色的盆栽。

白色彰显清洁,红色令人心情愉悦,绿色给人以舒适感。

现今无论大小酒店基本都有这三个要素。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前厅。

前厅如同门面,食客的第一印象会决定他们愿不愿意在这家酒楼就餐。

于是他道,“把一楼的包间全部取消,改到二楼和三楼,正堂对门要红毯铺地,两侧只摆放少量桌椅供给散客小酌小饮,柜台前安置座椅,供食客休息闲谈。

他还想要更多,但大宁显然没有现今的装修条件,说了也只是空谈,不如说些能实现的。

曲白张口结舌,觉得东海王只是在胡搞。

长安城其他酒楼他都去过,就没见过这样的。

不过东海王向来说一不二,他唯有依命行事。

嘱咐了一番,宁安起身出门。

当然,他绝不是指望拿这个来击败百香楼。

装裱是外观,他还需要真正的硬货。

至于什么硬货,他心理已经有了计较。

对于凤鸣楼,他还是很重视的,有心要把这家酒楼捧起来。

一来,如他谋划的那样,可以在酒楼隐藏力量。

二来,酒楼各色人等,人来人往,便于他了解京师的风吹草动。

第三,若是打通长福楼和凤鸣楼,或许可以获得长福公主的庇护,可谓一石三鸟。

正往王府去。

街道上忽然一阵混乱。

众多男子纷纷涌向一个地方,其中不乏书生打扮的风流才子以及豪门少爷。

他们挤在一起,伸长了脖子望向一个地方,像一只只被人提了脖子的鸭。

宁安也被人流推了过去。

只见前方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缓缓而来,车窗上悬挂着珍珠帘,隐隐约约可见里面有个女子安坐,白纱蒙面。

周围有人谈论起来,“这就是茗香姑娘的座驾。

“据说茗香姑娘美若天仙,人人向往之。一个书生神色激动。

“的确如此,能得她一见,我死也愿意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马车缓缓而行,挡在马车前面的人纷纷让路。

不多时,马车便从宁安身边经过。

这两天,他已经数次听说过这个什么茗香了。

没想到能在这里偶遇,出于好奇,他向车窗里望了眼。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牵引马车的两匹马长嘶一声,似乎受到了惊吓。

人群中忽然冲出十余个黑衣人,逼向马车。

这些黑衣人握着闪亮的长刀,接连砍翻马夫和随从,就要闯入马车。

周围的人受到惊吓,尖叫着四散而去。

原本拥挤的街道瞬间只剩下袭击马车的黑衣人,以及马车内的女子,还有就是宁安一行。

宁安无语。

暗道今天真是出门忘记看黄历了。

这怎么前脚遇到女真人,后脚就遇到这档子破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