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武侠修真›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温南枳宫沉 著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宫沉 武侠修真 温南枳

武侠修真《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讲述主角温南枳宫沉的爱恨纠葛,作者“温南枳宫沉”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温南枳猩红的眼眸含着眼泪,质问着眼前的人,“我妈呢?你们把她怎么了?你们不喜欢我把我扔到国外去,我都认了,为什么要对我妈动手?她吃斋念佛哪里碍到你了?”钱慧茹拨弄了一下手腕上的玉镯子,“你妈就知道装清高,难怪连自己的老公都收不住,菩萨都懒得搭理她。”温南枳气愤不已,双手握拳就想冲上去。一个男人跨着...

来源:ywqd   主角: 温南枳宫沉   更新: 2023-01-19 20: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温南枳宫沉,由作者“温南枳宫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温南枳和宫沉结婚的事情被报道后,温南枳特意偷偷拿出手机查看了最新的新闻因为温家不重视她,所以外面很多人都不知道温家大小姐是她,很多新闻上居然放的是温允柔的照片她心底一阵悲凉,这就是她曾经的生活,外人只知道温家有位漂亮乖巧的小姐,叫温允柔,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温允柔还有一个姐姐温允柔过着让人羡慕的大小姐生活,而她却在温家需要仰人鼻息,和妈妈互相依偎到了宫家,一个宫沉还不够,现...

第8章 谢谢你

温南枳醒来时天才亮,发了一身汗,整个人都虚脱了,干得嗓子都发痒。

她扫视了一眼杂物间,又看了看身上的被子,面前还多了一杯水和吃的,几乎没有多想她就抓起骨盘中的面包吃了起来。

因为她饿,实在是太饿了。

从上了飞机到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吃。

但是放了一晚失水的面包又干又硬,像是吞刀片似的刮擦着本就不适的喉咙。

她抓起水杯灌下水,地上扬起了一层灰,迷得她眼睛都眯了起来。

小窗外的晨曦已经透了进来,整个杂物间的灰尘细密的分布在每一道亮光中。

看了看周围,温南枳捂住了嘴,才想起自己的处境,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眸,阻止自己的眼泪落下。

盯着墙角钱慧茹给她带来的行李,温南枳想起身走过去,膝头却一曲,没有一点力气,只能爬到了行李箱旁。

箱子很大,但是里面没有什么东西,除了一些衣服之外,只有妈妈留给她的一把琵琶。

温南枳的妈妈是个大家闺秀,画画写字弹琵琶,温柔如水,却嫁了个两面三刀的男人开始了悲惨的一生。

她抱着琵琶,瘫坐在地上,窗外的光束打落在她的身上,她垂下眼帘,仿佛一尊毫无生气的娃娃,带着凌虐后的嫣红伤口,仿佛随时都会化成这一室的尘埃,灰飞烟灭。

美得清素干净。

她低语着,“妈妈,妈妈我一定会救你的。

咚咚两声敲门声,不等温南枳应声,门外女佣已经走了进来。

女佣不屑似的扫了她一眼,扔下一把扫把,“自己收拾,宫家不留吃闲饭的。

温南枳点点头。

女佣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早上宮先生会睡到十点,十一点用餐,你动静小一点,吵醒宮先生有你好受的!

面对女佣的警告,温南枳立即想到了那个危险邪魅的宫沉,不禁身体都打颤一下。

女佣临走的时候又看了看周围,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挥了挥扬尘。

温南枳吃力的起身,身上已经擦了一身的灰,显然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来打扫过。

打开小窗,外面的冷风灌了进来,让她激灵一下。

窗外种了几棵樱花树还有橘树,樱花树的枝丫有几枝正巧压在了窗口,风一吹,便飘进来一阵浅香和花瓣。

温南枳捻了两片花瓣,转身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深吸一口气便将箱子都垒起来堆在了墙角充当了柜子,擦了三遍才把自己的琵琶小心翼翼的放在柜子上。

铺满灰尘的地也擦了好几遍才干净,翻了一下旧箱子,只有一个箱子里有一床没拆的羽绒被,其他都是零散的杂物。

温南枳略微庆幸了一下,将被子铺在地上就当床了。

随即她便躺了下来,鼻间还带着羽绒被上淡淡的霉味,但是她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浑身都像是要散架一样,一动不能动。

就连房门被敲了三下,她才艰难的撑起身体拉两步之外的门。

门外站着的是宫家的管家,管家依旧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将手里的被子垫子一块塞进了她手里。

温南枳摸了摸,感激的看着他,“谢谢你,管家先生,还有昨天晚上也……

管家看了她一眼,她立即闭上了嘴。

她知道一定是管家帮了他,之前给她披外套的也是他,昨天给她送水送药的也是他。

看上去很严肃的管家其实是个好人。

“管家,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我只是想谢谢你。她解释着。

管家摇摇头,看了看时间,“宮先生,叫你五分钟以后上去,去二楼,三楼谁也不能去。

带上门,温南枳抱紧手里的被子和床垫,明明那么厚实,却无法给她一点温度,只因为管家嘴里的宮先生。

说是五分钟后,温南枳却一分钟都不敢耽搁,放下东西就跑了出去,上了二楼,虚弱的身体在偌大的宫家踉踉跄跄的疾步着。

她在像迷宫一样的长廊里饶了半天。

结果,不小心撞了从房间里出来的女人。

女人啧了一声,拍了拍自己被温南枳碰到的裙子,“有没有眼睛?不想干了是不是?

“对不起。温南枳立即道歉,因为她惹不起眼前的女人。

这个女人她见过,在电视上见过。

昂贵的香水广告里都是这个女人的笑容。

明星,肖蓝。

肖蓝望了温南枳一眼,宫家的女佣她都见过,唯独眼前这个太扎眼。

温南枳立即低头敲了敲房门。

里面的宫沉声音低沉不悦的应了一声,“进来。

温南枳觉得背后肖蓝的目光一直到她进门才消失,像是一排绵针刺进了背上的肌肤,沁了一背的冷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