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他似月光来

>

他似月光来

白鹿予乔 著

他似月光来 沈肆 现代言情 白月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他似月光来》,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精彩片段: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砰。”沈肆手中的花,淡蓝色的玫瑰在落地的一瞬间,花瓣破碎的撒了一地。他一言不发,眼眶蓦地猩红起来...

来源:fqxs   主角: 沈肆白月   更新: 2023-01-19 16: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他似月光来》是作者“白鹿予乔”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沈肆白月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很快,为期十天的军训结束了大一新生们欢呼雀跃,站在训练场地把几个学生教官围在中间,齐刷刷往天上抛“再扔高点!”“快停下来,我恐高!”“我错了,我不该这么严厉……”校长站在主席台上,声音从扩音喇叭响起,在场地里出现回声“各位同学们,短暂的十天军训时光结束了,大一的新生们也都在艰苦的训练中成长起来,这是让人十分欣慰的事情!”“今天,我们召开校运动会,大家要赛出风格赛出水平,也期待大家的好成绩!”...

第1章 我们都回来了

我不知风究竟如何掀起风浪,但是我知道,见到你的那一日,连微风卷起那片湖水的涟漪,都有了味道。——白鹿予乔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三天。

“可是我们也只在一起了三天。

白月死了。

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

“砰。

沈肆手中的花,淡蓝色的玫瑰在落地的一瞬间,花瓣破碎的撒了一地。

他一言不发,眼眶蓦地猩红起来。

“肆哥,你还好吗?

他抬起头,眼白里都是杂乱的血丝,不可置信的摇头“怎么可能!

“肆哥,白月的母亲说她没有什么遗言,就是送去抢救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她说在她死后,不要让阿肆去送她,她不美了。

“还有,她妈妈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这封信上写了你的名字,应该是她还没来得及给你的。欸,肆哥,你去哪?

沈肆摆了摆手,脊背像是承受着万千斤的重量,苍凉颓废,踉跄着一步一步往前走。

月光下,他一个人坐在路边。

眼神空洞的拿起酒瓶往嘴里灌,麻木的好像已经尝不出辛辣刺激的味道,整颗心在那个瞬间都被掏空了,低声的喃喃自语。

“不可能,不可能的。

分明三天前,他才听见白月说的我愿意,他只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欣喜若狂的抱着她,叫她月儿。

分明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心脏,她可以和正常女孩一样,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耳边,还残留着她的声音。

“阿肆,我们在一起的第三天就是八月十五,新闻说那天的月亮是今年最圆的,你陪我一起去看月亮好不好?

沈肆仰起头,面上无色,看着天上皎洁的月亮,喃喃的喊了一声月儿。

看了良久。

他缓缓低下头,用手捂住眼睛,背无声的抖动着,泪水溢出了指缝。

忽然,他停止了哽咽。

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动作急切的从衣服里翻找出来那封已经发了黄的信。

是月儿写的一封信。

信上娟秀的字迹此时格外扎眼,沈肆两个字端正的写在信封的中央。

【沈肆,我喜欢你。】

整封信正文只有这么六个字。

落款上的时间却是四年前。

所有的意念在这一刻土崩瓦解,溃不成军。沈肆瘫坐在那儿,眼泪滑落下来,湿透了信纸。

四年前……

他们竟然互相喜欢了四年啊!

沈肆一直以为,白月是天上清冷的月光,是不染凡尘不会动心的谪仙,也是他死皮赖脸追了三年多才追到的女孩。

原来是她不敢。

她喜欢沈肆的阳光,喜欢他偶尔的吊儿郎当,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那份喜欢就已经像颗种子扎根进了泥土里。

但是她有心脏病,不能大喜大悲,不能像正常女孩一样,也不知道能陪他多久。

沈肆就像是照射进黑暗的一抹光亮,她想伸手去捉,又怕黑暗会吞灭了光。

可喜欢这事儿啊,愈演愈烈控制不住。

她便彻底的沦陷了。

沈肆就像罂粟一样,让她找不到退路和出口,情愿溺死在他的世界里。

夜晚,刮起了西南风。

沈肆失魂落魄的坐在路边,手里拿着那封信,声音哽咽,悲怆夹杂着遗憾“月儿,我们耽误了四年,你赔我!

信纸像是一只枯蝴蝶,随着微风出来,在半空中飘荡着落地,从信的右上角开始,一抹鲜红逐渐蔓延。

她和他死在了同一天。

一个心脏病突发,一个自我了结。

大学的开学季在九月中。

空气里总是夹杂着闷热和潮湿。

窗外的蝉鸣声与教学楼内的安静似乎天生的格格不入。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

严肃的教官惹得众人叫苦不迭,而大二大三的学长们又最喜欢来看热闹。

“你看,第二排那学妹漂亮不?

“这有什么可看的,计算机系新来的学妹你是没看见。啧,咱这校花又要换人咯!

半晌,一个矿泉水瓶在空中划出道抛物线,传来低沉轻漫的一声笑,像是被毒日头晒得久了,越发懒洋洋的。

“沈肆,你笑啥啊?

他半眯着眼睛,双手插兜慵懒随意的靠在树上,说起话有一搭无一搭的“我笑你在这高谈阔论,皮又痒了?

那瓶水又被丢了回去,几个人勾肩搭背的笑着调侃“行啊,你小子这是军训上瘾,训他们不够,开始训上我们了?

他轻哧一声,带着几分玩世不恭“上个月偷看学妹挨女朋友打的反正不是我,下次惹事别哭爹喊娘让哥们儿给你圆谎。

“行行行,肆哥,是我错了。

沈肆是学校的学生教官。

现在还在午休,一群穿着军训服的小绿人在操场的绿地上坐着休息。

他半靠大树,双腿交叠着,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

他重生了。

是白月信纸上落款的那一年。

也是他成为白月教官的那一年。

知道这一切的时候,沈肆有一瞬间的失神,他欣喜的说不出话来,怔怔的按住桌角,不可置信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急切的冲向院系的公告栏,看着新生名单上白月的名字,笑着笑着,眼泪竟夺眶而出。

沈肆立刻向学校申请,今年的大一新生军训,他要做学生教官,而且他要带的班级,是金融系的A班。

是白月所在的班级。

经过了这么多天的教官训练,沈肆虽然学着怎么军训,可一直都有些恍惚,只觉得这一切实在太不真实,让他不敢相信。

他拧开手里的水,仰头要喝的瞬间,看见了人群里皎洁如月的少女。

“白月,这是你刚才掉的东西吧?给你。对了,我叫缠绵,就是缠绵悱恻那个缠绵,应该就住在你的隔壁寝室,3007。

“谢谢,这是我的药。

“我看你的脸色一直都有点苍白,是不是天太热,身体有些不舒服?

“我……我的心脏不太好。

白月话不多,只是将药好好收起来,扬起小脸露出一抹温柔娴静的笑意,又朝着缠绵说了声谢谢,语气也是温婉轻柔。

她偏头,那一笑刚好撞进他的眼底。

久久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

月儿,我们都回来了。

《他似月光来》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