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翠馆琴姬

>

翠馆琴姬

东溪看水 著

古代言情 姜明越 翠馆琴姬 苏起禹

书名叫做《翠馆琴姬》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东溪看水”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姜明越苏起禹,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她哆嗦着坐起来,什么也看不到,只有无边的黑暗和猫头鹰飞过时不祥的叫声。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木门上方敞着一个不大的长方形豁口,可以传送进来一些新鲜冷冽的空气。她的肚子不适时地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她已经一天水食未进。肉做的身体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该发出的提醒绝不会忍着...

来源:fqxs   主角: 姜明越苏起禹   更新: 2023-01-19 16: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名叫做《翠馆琴姬》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东溪看水”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姜明越苏起禹,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松果确实要给姜明越挖个大坑,一把送走这个丑丫头,省的主子见她烦恼她故意把内室拨给姜明越清扫,以前这个活儿归她做,现在,她甩手给了这个丑八怪按照她的经验,这丑八怪只需一次就会上钩秋桐姑娘屋里那些首饰珠宝金银玉器,哪一件不晃花了那个丑女的眼睛?以那丑女的样子,八成会口水都掉下来吧那些可都是爱慕秋桐姑娘的公子们相送的,全是珍品,绝无仿货只要那丑丫头伸手,哼,她就死定了不仅仅是赶出秋桐院子那么...

第8章 最不想见的人

苏起禹那晚从头至尾听完了夏莲弹的所有乐曲。他这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听琴,他很失望。

这姑娘是个新手,一定要说好处,那就是姑娘本身秀色可餐,若论琴艺,实在难以恭维。

他不走,是因为想见到另一个姑娘。

然而,姜明越整晚再没有出现过。

在这种情势之下,苏起禹是姜明越最不想看见的人。她宁愿躲到厨房去刷盘子洗碗,也不想让他看见她此刻的落魄和卑微。

如果说夏梨那晚说姜明越擅自离场是冤枉了她,那么这个晚上在夏莲的场子上,姜明越的确是自己跑掉的。

她以为,她能扛过所有的难堪尴尬羞辱甚至体罚,然而此刻她看见了:她不能忍受自己这副低贱到尘土里的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不能!

她狂乱地跑到一个无人的黑暗角落里,躲了起来。她不想见任何人。

就当她死了吧。她哭了。泪水狂流。

夜色更浓稠,伸手不见五指,黑暗吞噬了一切。

终于,周围一片静寂,灯火消隐,翠馆似是沉沉睡去了。

姜明越走了出来,悄然回了那间简陋的四人房间,那里至少有一张床榻可以一无所求的容纳她。无论她贫穷还是低贱,它都接受她。

天亮了,姜明越木然起身,等待着这一次的惩罚。她不再关心给不给饭吃了,如此苟活,与死何异?

然而,早晨的帮厨和往日一样,没人找她的错,也没人体罚她,她慢慢吃完了馒头,舌尖留下馒头清甜的余香。

这是她迄今为止,吃过的最香甜美味的馒头了。姜明越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小柒凑了过来“姐姐,你昨夜去了哪里?有好几拨人找你。

姜明越没说话。目光越过小柒的头顶,看向远方。

“我给他们说,你闹肚子,去茅厕了。小柒小声说。

姜明越心里沉甸甸的,没了害怕,也没了担忧,也不再恐惧。

好似昨夜大哭一场之后,她彻底沉静了下来。

她想理一理思路,想一想自己的出路。

大仇未报身先死?那可不是她姜明越的风骨!

“我确实去了茅厕。她冲着小柒眨眨眼。露出笑脸。

晚间,她依然去了夏莲的院子。

没有人问她昨晚的去向,因为没有人在意一个地位低贱的小丫头的踪迹。荷叶似乎想问,但终究没有出口。

姜明越不再跟着荷叶。

下人的活计是个考验眼力见儿的活儿,虽有分工,但是在这里和家宅中不同;

这里随时有突发的状况和各种脾性的人,其实很锻炼一个人的临场应变和化解险情的技巧。

夏莲是个很端庄的姑娘,不喜出风头,更不愿意哗众取宠。

但毕竟是有院子的红姑,还是喜欢端着让人夸着,尤其乐意听别人夸她的琴艺。

却不欺负新人。

如此,安静过去了一个月。

中间有几次,她看到了苏起禹,她跟夏莲的贴身亲信丫头告了假后就躲了出去。

慢慢的她有了经验,进大厅之前,先从侧门观察一番,他若在,她就避开不进去。

他不在,她就如鱼得水一般穿梭在客人和其他三个同伴之中,成为客人的左右手,成为同伴的好搭档。

她和苏起禹之间,最好忘掉,最好不再遇见。

她和他,最低贱和最高贵之间,是隔开着十万八千里的遥远距离。何必为难自己,何苦为难别人。

她,只为复仇而来。

姜明越越做越熟练,眼皮子越练越活泛,每个人眼神中的小九九都能被她看出个七七八八。

她越做越有体会,原来晓燕和桃叶可都不是简单的小丫头。她们取得她的好感和信任,并不是她这个做主子的有眼光会调教,而是她们懂得投她所好。

是她们努力赢得了自己被主子信任和喜欢。

姜明越这就懂了。

要在这里站住脚,就要成为梅姨和阮玉信任和喜欢的人。

她醍醐灌顶。

她想在这里有一个自己专属的院子,单凭她的琴技,实力早已碾压夏莲。

阮玉听过的,但是她不给她这个机会。

她要磋磨她。

姜明越明白了,她缺的不是琴艺,而是梅姨和阮玉对她的信任和由自心底的喜欢。

这个,是要靠她自己去赚来的!

就在姜明越卧薪尝胆的时候,苏起禹也在听王观查来的消息。

“姜小姐失踪前的最后一晚,桃叶是和她在一起,姜小姐当时一切正常;

但第二天夜里桃叶再去时,已是人去楼空,什么也没留下。桃叶也不知姜小姐的去向。

王观边说边观察主子的脸色。

“那晚在翠馆夏莲姑娘的院子里,你也看到了姜小姐?

苏起禹问。

“属下并未见过姜小姐,王爷说是,应该就是。王观一脸懵懂。

“她为什穿着下人的衣服,搞得灰头土脸的?难不成是认错了人?

“主子,姜小姐为什么穿下人的衣服,又在哪样的地方出现?王观也想不通,莫不是主子认错了人也或未可知,但又不敢这样说。

“可是,我记得当时我喊她,她很吃惊的样子,那就应该就是她;只是一个千金大小姐为什么扮作下人去翠馆?苏起禹又绕了回来。

“民间有传言,说姜小姐被人掳走了。王观话一出口,就恨不能给自己一耳光。

“去查!往清楚了查!不要跟我说传言,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苏起禹失态。

“是,小人这就去查证!王观站起。

“还有,你去霍勇那里看看,他和姜府管家相熟,透过管家去问问。苏起禹真的急了。

没想到就是去送个亲,不过三个月时间,这姜府内竟然出了这么大一桩事儿。

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大活人没了?!

苏起禹不相信。

烦恼中,他去了琴房,心不静,琴怎么弹都是不得其道,他撇下琴,换了身寻常的衣服,只身夜探翠馆。

虽然那个女子的装扮是个下人的样子,但是那双眼睛,是姜明越的眼睛。他绝对不相信自己会认错她的眼睛!还有,她当时的表情惊愕、紧张,甚至还有点惊吓;到底是遭遇到了怎样的变故,把一个不知磨难为何物的姑娘变成了这样?

其实,那天之后,他又带着王观去了几次夏莲姑娘的院子听琴,但没有再看见那个穿着一身下人衣服的姑娘。亦或者是,她看见他之后,躲了起来?

胡思乱想中,他心绪起伏,他这些年从没有过这种放不下的情绪,也可能是她救过他一命,他竟无以为报,所以牢记?

他摇摇头。就算是这个原因,也不至于这样牵肠挂肚,心中为她担忧至此。

他这次,没有从正门进去。他走到少人的地方,纵身翻越围墙,进了翠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