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半缘流光半缘君

>

半缘流光半缘君

如花小姐 著

半缘流光半缘君 古代言情 白佑蘅 萧忍

热门小说《半缘流光半缘君》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白佑蘅萧忍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如花小姐”,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大名佑蘅,九月刚满十三。”宫女换过热茶,荣贵妃品了一下,心里觉得还是自己宫中的时令花茶喝得惯,说道:“年纪是小了点,不过是件小事,本宫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时候不早了,兄长也早些回去吧,想必白大人在家中也等急了。”荣贵妃说完便起身在宫女的搀扶下慢步离开了章华殿,隋灼起身行礼道:“恭送荣贵妃娘娘...

来源:fqxs   主角: 白佑蘅萧忍   更新: 2023-01-19 16: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半缘流光半缘君》,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如花小姐,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白佑蘅萧忍。简要概述:立山王萧意现年十六岁,十五岁封王,赐京城南郊一块风水宝地建府邸他是本朝唯一一个没有上过沙场就被封了王的皇子,可见皇上有多宠爱这个幼子萧意与萧忍自幼交好,得了好东西除了孝敬父皇外就是与二哥分享昨日刚得了两把做工精巧的篦子刀,差人给萧忍送去一把,送去千山王府的时候萧忍正在白府做客,正妃文氏代为收着,等萧忍回了府才拿出来萧忍把玩着这把篦子刀,他对这些类似的物件不是很上心,外出时借用萧意的篦子刀也...

第8章 初选

时光一晃而过,今日既是初选的大日子了,自打上次与萧意在别院会见之后便再没出过门,也没再见过,与萧忍也是。倒是萧意在校场借故结识了白楚,时常打听佑蘅的消息。

白楚与萧意年纪相同,性情却截然相反。白楚话不多,每次回答萧意的问话都尽量避谈佑蘅的近况,用词亦是言简意赅,起先萧意以为是他忌惮自己的王爷身份,慢慢时间久了才知道,他就是这样的性子。

萧意托萧忍与佑蘅私会的事白家已略有耳闻,泓年本想得空与佑蘅说道说道,可见她连日来食欲不振,郁郁寡欢的模样,加之又公务繁忙,一时心疼就暂且作罢了。

天还没亮,泓年就出门了,一家大小吃过早饭,白楚提着弓箭去了校场,云麾将军郑启今日要考核他的武艺。

杨氏带着三两个下人在菜园收菜,绣俏在一旁摘花扑蝶忙个不停,见她无所事事,杨氏便叫她去找佑蘅说说话、学功课。

绣俏兴高采烈地推开房门的时候佑蘅立在案旁画菊,今日不管读什么书都心神不宁,唯有画菊方能安神。收起纸笔,佑蘅说道“一大清早就蹦蹦跳跳的,没个小姐样子。

“长姐从来都是把小姐样子挂在嘴上,到底什么才是小姐样子?绣俏抬起粉嫩嫩小脏手摸了摸还未画好菊花,画纸上立马印上了几枚手指印,佑蘅只得命瑞珠把纸笔颜料收好,免得绣俏乱摸乱拿染脏了衣裳。

绣俏看着窗外出了会子神,问道“今日大选秀女,怎么不见敲锣打鼓,反倒更加冷清?

“又不是状元游街,敲锣打鼓的做什么。秀女大选不比寻常,事事务必严谨,闲杂人等禁与秀女接近交谈,整个初选过程只有车马声响彻街道,让听了的人心烦意乱。

白楚到达校场时郑启已经领兵操练一个时辰了,回京期间他召集了一支两万人的军队,年前便会赶回边塞,与军中上下各级一同过年,白楚也会趁着这个机会应招入伍,跟随郑将军开始从军打仗的生涯。只要考核通过,便可在军中少吃些苦头,直接在新兵中做个旗佐,若他只会耍花架子,虚张声势,那就只好从底层的士兵做起,靠打仗立功来谋求仕途了。

所以今日既是秀女们的初选,也是白楚的初选。

日落西山,泓年才从礼部衙门回来,一进家门,佑蘅便围上前又是嘘寒问暖,又是端茶递水。

泓年与杨氏心照不宣地笑了笑,佑蘅才低着头问道“爹爹,本届秀女中可有资质卓越,出类拔萃的?泓年捋了捋胡须,方才答道“今日只是笼统筛选,不过也确实有几个举止得体,模样尚可的。

“与京籍秀女相比如何?杨氏也沉不住气问道。

“应该不相上下。泓年敷衍答道,京籍秀女平日里大都养在深闺,除了家中的佑蘅以外根本无法相比较。

正喝着茶,白楚风尘仆仆地进了客厅,给父母依次请安,泓年询问了他校场考核的情况。不出所料,郑将军对他很满意,这就意味着这个年他不能在家里过了,下一次回家还不知是什么时候。

趁着他回房换衣服,杨氏低下头眼角又涌出心酸之泪,泓年心里也不是滋味,佑蘅更是红了眼眶。楚哥儿向来刻苦,不管风霜雨雪从未耽误过练功,可边塞不比家里,成日摸爬滚打,时不时还要防范入侵蛮夷,真真是用性命来换功名。

佑蘅接过瑞珠新奉上来的热茶放到杨氏面前,安慰道“母亲不要过多伤心,有郑将军照顾,兄长到军中历练,回来定会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光耀我白氏门楣。道理杨氏不是不明白,可是一想到边塞异常凶险,楚哥儿在那边说不定会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就止不住的心酸。

晚饭吃得索然无味,三日之后就是入宫决选,泓年特地托郑启向荣贵妃寻了个宫中服侍多年的老宫女春芜到府上教导佑蘅宫中礼仪,不管会不会中选,切不可殿前失仪。

绣俏也跟在佑蘅身后学习如何走路,如何行礼,乖巧的模样深得春芜的喜爱。

闲暇时候春芜也会对姐妹俩讲一讲宫中琐事,原来她也曾是一届秀女,为了改变家族命运,选秀失败后便留在宫中做了宫女,企图有朝一日能博得皇上的垂怜,谁想入宫十余年都未曾得到圣上垂青。宫中险恶,后宫的女人更是一个个如虎狼般盯着皇上的一举一动,受冷落的更是恨毒了受宠爱的。身为秀女是幸,亦是不幸,有心入宫做小主,就要比常人更能忍受冷清寂苦,后宫是个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地方。

春芜的话让佑蘅倒吸了一口凉气,并不是因为所讲诉的故事,而是她叙述时眼里流出的伤感和绝望。想必春芜年轻时也是一等一的花容月貌,而今却只能让人看见一丝不苟的发束和面无声息的脸庞。见两个姑娘不说话,春芜以为自己的故事把她们吓到了,转而说道“瞧我这个没用的老婆子,就会乱讲故事唬人。

“妈妈有心了,可否再讲讲后宫各位娘娘有何避忌,免得佑蘅入宫无知,不小心冲撞了哪位。佑蘅给瑞珠使了个眼色,瑞珠会意,换上新鲜茶水和瓜果小食,更是在茶盘深处放了一锭雪花银。

春芜并没有将银锭收下,笑道“姑娘多虑了,老身见姑娘亦是有心的,定能在宫中大有一番作为,待到飞上枝头之时再来提携老身也不迟。

凡在后宫之中能站稳脚跟的女人皆不寻常,不是个人能力出众,就是背后有家族做靠山。在后宫万不可急功近利,无宠的日子不好过,得宠又失宠的日子更不好过,依仗皇上宠爱便目中无人,最后悲惨收场的例子宫中不胜枚举。

谨言慎行固然是历朝历代制胜的法宝。

《半缘流光半缘君》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