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凤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零之魔法书

>

零之魔法书

五条悟 著

五条悟 小说推荐 零之魔法书

小说推荐《零之魔法书》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五条悟”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零五条悟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不过,碧蓝的天空广阔无垠,云朵缓缓流动,森林也带着令人舒心的湿气。这里就是洞外的世界吗。这和吾辈在绘本上看到的世界相似,但是色彩比绘本更加鲜艳,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动着的。虫在飞,鸟在叫,野兽在奔跑...

来源:fqxs   主角: 零五条悟   更新: 2023-01-19 16: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零之魔法书》,以零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零”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咿--咿呀啊啊啊啊!”我叫了出来身为兽化者的我,对气息非常的敏感从来没被人像这样悄无声息地接近过但是这样的我,却完全,一丁点儿都没有察觉到这个家伙的气息而且更让我吃惊的是,对方就是刚才的那个绝世美女--也就是魔女并且她还先我一步吃起了我的晚饭我不由自主地大喊起来--连自己会喊出什么都没想过“你这混蛋,别擅自喝我的汤!”从我下意识地跳起来大喊出的话来看,我似乎更在意晚饭被吃掉这一事实...

第1章 魔女与兽化者

今天,吾辈从黑暗的深渊中出来了。

夏日的阳光强烈刺眼,吾辈不得不把兜帽往下压,微微眯起眼。一离开凉爽的钟乳洞,就感觉外面热得有些让人窒息。

现在还没有适应阳光。

不过,碧蓝的天空广阔无垠,云朵缓缓流动,森林也带着令人舒心的湿气。

这里就是洞外的世界吗。这和吾辈在绘本上看到的世界相似,但是色彩比绘本更加鲜艳,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一切都是动着的。

虫在飞,鸟在叫,野兽在奔跑。吾辈光脚在地上走着,环视周边的一切。潮湿的落叶踩上去非常舒服。只不过踩到石子和断枝的时候会感觉有点痛。

潮湿的泥土,溃烂的树叶,腐烂的果实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弥漫在空气中。这种空气让人莫名觉得沉静。

吾辈稍稍望了望刚刚出来的洞窟。

那黑暗让人心情舒畅。虽然有点舍不得从里面出来,不过吾辈已经在里面呆太久了。

读完了永远读不完的书,解决了绝对无法论证的命题。感觉自己度过了永恒的时光。感觉自己能一直这样『永恒』下去。

但是,吾辈有些厌倦了–再也等不下去了。

“吾辈现在要离开这里,十三号

将决意说出口之后,心里痛快了许多。

将手掌朝向洞窟的入口的方向,唰地一挥手指。洞窟的入口轰隆隆地崩塌,最后被填埋成了一面土墙。

脑中浮起十三号皱着眉头样子,不禁嘻嘻笑了起来。

走了一会儿,遇到了一条细小的河流。轻轻跳过去之后,再次笔直

向前走–结果,又碰到一条相似的小河。与其说是相似,不如说就和之前那条河一模一样。真奇怪呢。明明一直是在走直线,为什么会碰到

同一条河流呢?

吾辈哼了哼,重复了与之前同样的举动。回头看去,刚刚才越过的小河流已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结界吗。还真是讨厌的家伙呢。居然从一开始就料想吾辈会打破约定……

曾经和他约好会在这儿一直等着。虽然确实如此,但是让人等那么久就是他的错了。自己已经仁至义尽。这时间,对于『一个人等另外一个人』来说,已经长过头了。

『怎么办呢』–吾辈犹豫数秒,便快速的念出咒语,横手一挥–

“收获之章*第八项–<崩岳碎>!

随即,一阵轰鸣过后,森林的一部分被吹飞了。

–从那之后,岁月流逝。

我时常会觉得,傍晚的森林有一种特殊的情趣。

夏日的阳光在这时会变得柔和,深秋时节就更不用说了。

太阳倾斜一些,茂密的树木就会将阳光遮盖,森林也会在转眼间暗下来。等到昏暗的森林被夕阳染成红色的时候,旅行者的野宿准备也完成了。之后就等落叶烧尽,裹上斗篷,感受着黑暗将森林逐渐吞没,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

现在正处于傍晚和黑夜之间的那段时间。我在被夕阳的染红,红得刺眼的森林里–一边警惕着背后袭来的杀气,一边目不转睛地快速奔跑着。

傍晚的森林情趣?鬼才管这种事!我将挡在面前的灌木和小树挥开,滑进了大树的阴影之中,获得了一瞬间喘息的机会–但是下一瞬间。

“狩猎之章*第四项–<破岩>!

大树伴随着一声轰响被打飞,我也跟着被撞飞,狼狈地滚倒在地上。

炸弹–?不对。怎么可能有这种不散发气味的炸药。

我被什么神秘的武器攻击了。但是完全想不出这是什么武器,所以,我只好逃跑。

真不走运,真不走运,真不走运–!

我听着迫近我背后的脚步声以及莫名有些尖锐的怒吼,慌忙站起来开始全力逃跑。由于刚才的爆炸声震到了我的耳膜,总觉得周围的声音

非常模糊。我摇摇晃晃地向前跑,结果刚迈出一步,就感觉膝盖已经支撑不住了。

但是现在不是跪倒的时候。

停下绝对会死。

肯定会被砍头杀掉。然后皮被剥去当做装饰。虽然不知道追兵是强盗还是土匪,不过对方肯定不是一个可以通过好好谈谈就能说通的人。

森林潮湿的地面软乎乎的,时不时会有树根凸出来挡路,非常难跑。

突然,一块炙热的团块像是弓矢一样擦着我的脸颊飞过去,刺进了树干之后消失了。

这个时候,我终于想到了袭击者的真身。

啊啊,可恶,狗娘养的–!

“我最恨魔女了!全都去死吧!我生来可不是为了给你们当活祭的!!

听说这个国家的魔女,能使用谁都没见过的魔术。虽然觉得不会那么夸张,但是看到了刺进树干并消失的光之矢之后,也只好相信了。

最糟糕的是–对手是魔女。

知道袭击者的真身是好,但这下反而感觉自己性命攸关了。我更加拼命地奔跑了起来。

突然,我被什么东西给绊到了–是树根。

更没想到的是,我摔倒的前方不是地面–而是悬崖。

啊啊,希望能够摔得轻一点。就算不能这样,也至少给我掉进河里吧。

神啊–向着我并不信奉的神明大人祈愿的我,一个踉跄坠下了悬崖。

还好悬崖不深。不过不幸的是底下并没有河,而是一名不停搅拌着似乎装着晚餐的锅的旅行者。

–真是,太不走运了。

不,真正不走运的是即将与我相撞的旅行者吧。虽然它用斗篷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不过一看就知道它非常纤弱瘦小。而我则是彪形大汉。

抱歉,原谅我吧。若是压死你的话我会给你做个坟墓的。当然,要是有那个机会的话。

在下一个瞬间,我摔到了地上,从背到肚子都痛得要死。

“啊,啊……不要啊啊啊啊

我近旁传来了绝望的惨叫。

看来那个旅行者成功地躲过了突然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我。但是付出了非常大的牺牲–那便是晚饭。我由衷感到愧疚。

我呻吟着站了起来。旅行者猛地扑到我头上,前后摇晃着我的脑袋。

“你这家伙!竟敢把吾辈精心烹调的汤给完全打翻了!你可知道吾辈为了做这个汤废了多少劲!这比抓一只野生动物烤着吃难多了!你竟

敢,竟敢把–!

“等,等等,等一下冷静点!我真的非常对不起,不过现在不是管

这种事的时候!

“竟然说……这种事?到底还有什么比吾辈的汤更重要的–

“笨蛋,危险!

我发出一声怒吼,立刻把这家伙将压倒在了地上。就在这时,又一块炙热的东西的擦过头顶。

“……原来如此,看来还真有

“能这么快理解真是谢天谢地了–要跑了哦!

说着,我将这家伙扛在肩上跑了起来。刚开始跑,我脑海中就浮现出一个疑问–为什么我要扛着这家伙。

“喂,为什么扛着吾辈

看来对方也抱有同样的疑问。看来我们挺合得来嘛,旅行者。

我思索了一瞬,

“顺势而为之!

便老实地作答。不过,用这家伙当诱饵自己逃跑是不是更好呢。

话说现在扔出去好像还来得及,要不要下手呢?

“你……正在被人追杀么?

肩膀上的货物完全不理会我心中想着的那些破事儿,不慌不忙地向我发问。这家伙似乎很快就适应了被人担在肩上奔跑的情况。

“光是看就明白了吧,别人可是杀气满满地在追我啊!

“……你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啊!大概是想拿我做活祭吧–毕竟我是兽化者啊!

被她那么没神经地一问,我就下意识地怒吼了。

所谓的兽化者,就是一种半人半兽的异形怪物。在这个世界上,经常有像我一样的孩子以动物的模样出生在双亲都是普通人的家庭里,原因不明。

并且,魔女似乎会把兽化者的头当做施法的道具,所以,我深受想要把我的头卖给魔女的人们–上至强盗,下至混混无赖的喜爱。

第一次被袭击的时候我才十三岁–也就是说,全村都因为我而受到牵连,被匪徒袭击。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个孩子。非常弱小,无法从武

装起来的强盗的手中保护村里的人。

结果,我活了下来,同时也因为我的关系,村里死了三个人。

然后我就跟多数的兽化者一样,离开了村子去当佣兵。为了躲避那些凶残的人,我自愿成为了他们的同类。自那以来,我便不断辗转于各个局势动荡的国家,寻求着战场。

佣兵就是靠战争吃饭的。被对立的两个势力的其中一方所雇佣,与另一方雇佣的佣兵相厮杀。上至大国之间的冲突,下至地方领主的小打小闹,小部族的领土争端–虽然说出来很让人扫兴,但是,只要人类不停止互相残杀,佣兵就不怕没有工作。

而且兽化者由于战斗力极高,所以不管是哪个战场都迫切需要他们。

也多亏了这点,自己才没被某个小佣兵团束缚住,一直过着自由的佣兵生活。

倒不如说,自己只配拥有这种生活方式–

不管在哪个国家,都市,村子,人们都不会给定居的兽化者好脸色看。连教会都把我们当做污秽的存在,弱小的普通人也不可能不惧怕像

我这样的存在。

再加上魔女这种社会的祸害想要我们的首级,使得强盗们领头将兽化者拽入争斗之中。不过被魔女直接袭击还是第一次–看来只是我之前运气太好了。

魔女在我的心中,一直都是操纵着强盗取我头颅的阴险的存在,这时,这一存在给我的印象变得更具侵略性,更危险。

但是,就算如此–

唰,我听到一道切开空气的声音,立刻躲到了树木的背后。坚实的树干被光之矢贯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倒了下来。

“可恶–这到底是怎么了!魔术什么时候成了连射式的弓弩了!

虽听说对方能使用陌生的魔术,不过没想到竟然会如此脱离常识。

状况越来越糟糕,我咒骂了几句,再度开始奔跑。

虽然我对魔女和魔术不是很了解,但是根据这个世界的常识,魔术是需要繁杂的准备仪式的。这个世界之中也到处流传着『在魔女进行了一个月的准备仪式,想要发动能够毁灭一个国家的强力魔术时,教会骑士团及时赶到,将魔女杀死』这类廉价的英雄传说。

使用魔术是需要时间的。所以魔女才会隐藏起来,甚至会让大量的手下来守护她隐藏的据点,自己平心静气地进行仪式–事实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如果真有这种能边跑边连发的光之矢,真有这种不使用火药就把巨木粉碎的技术,很多史实无法将说明清楚。

我陷入了混乱之中。总之,现在除了逃跑,没有其他可以活下去的办法了。

“–那是,<逐鸟>吗……?

突然,肩上的货物说了什么。

我没管它,而是继续向前跑,结果货物轻轻地敲了敲我的头。

“喂,非要逃走不可吗?

“这不废话么!不逃会死的啊!

“也未必吧–好,把吾辈放下来

下一个瞬间,我无情地将它扔了出去。既然对方都说让我放了,我也没有抱着它奔跑的理由。永别了旅行者,至少我还能活命。

但是,我还没跑几步就再次狼狈地跌倒了–因为地面突然激烈地

上下颤动了起来。

“可恶,好痛……!

我叫唤着,勉强将头抬了起来。随后,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追上来的魔女跌跌撞撞,发出了悲鸣,摔倒在地上,她四周的土地

像是要将她连通树木一起包围似的,猛地窜上天空。转眼间,就形成了一道高大的墙壁。

“怎么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吃惊地叫了出来,立刻看向刚才那位旅行者。本来是想确认它是否平安,但是,却不由自主地被它的身姿怔住了。

旅行者将用来遮住脸的兜帽放了下来,一头闪着银色光辉的头发在强风的吹拂下散乱飞舞。

–是女性。

还是个美得能闪瞎我眼睛的美女。

现在是生死存亡关头,根本不应该在意这种事–不过仔细想想,

抱着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又小又轻。她那低沉冷静的声音有些不像女性,

但是反过来想,这种音调与男性相比又显得太高。真是可惜,刚才应该多摸几下的,我嘟哝着男人这种本能性的感想–虽然这与现在的状况

不符,但也没办法的。

不过,不会吧。

难道,刚才这些–都是这个女人干的?

现在在现场的只有追杀我的魔女,我,以及这名美女。

并且,刚才这场天地异变,毫无疑问是袭向追杀我的魔女的。当然我变不出这样的戏法,所以只有一种可能的解释。

土墙一眨眼功夫就垒起来了。

巨大的土墙,像是原来就在此地似的自然而又异样,散发着威压感,

座落在我面前–。

“这是捕缚之章*第三项–<岩藏>。光用<逐鸟>这种小伎俩,要

想出来至少得花一整天。虽然用<破岩>可以逃出来–不过对方似乎也

消耗过度了。不休息一会儿的话是出不来的。接下来–就让吾辈来和你好好聊聊吧

似乎称作冷笑更加合适的笑容,挂在她鲜红的艳唇上。纤长卷翘的

睫毛,从她半眯着的眼睑处伸出,蓝紫色的眼瞳有种超脱感–就像宝

石一样清澈而透明。

我瘫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凝视着她,开口问道。

“你是……魔女……吗……?

她转过头来。果然她的美得令人发抖。不过,她那冷笑随即变为了

自信的,与常人无异的微笑,甚至还有种天真烂漫的感觉。

这和前一瞬间的她判若两人。

“的确–吾辈即是魔女。是从无谓之中寻求意义,从虚无之中创

造万物的泥暗之魔女!

这样啊。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下一秒,我站了起来,一溜烟地逃跑了。

《零之魔法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