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食记》小说章节目录蒋员外,龙三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妖食记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菜汪汪

简介:无味馆生意兴隆,概因这世间人总有诸多愿望。生老病死,怨憎情仇,爱恨聚散,生死离别。这些人间的悲欢情绪,无味馆里妖精们最喜欢吃了。龙三娘绝色倾城,是个店老板,是个好厨子,是个领路人。她生命漫长而无趣,于是开起了饭馆,听一听故事,顺便捡一个俊俏小将军。开最特色的店,找最野性的郎。来吧,只要你顺着那长街上的灯找到了无味馆,就没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只要……你付得起代价。

角色:蒋员外,龙三娘

妖食记

《妖食记》第0001章 鹅蛋香椿饼免费阅读

无味馆生意兴隆,虽然时辰不早了,却还有那么好几桌食客,闲谈些是非。

老板龙三娘坐在柜台里头,正捧着一本书看。书皮褶皱,并不能看出是什么。

若有人问,她只说是些闲书话本子。

能识文断字,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子。虽然没人知道这龙三娘究竟是什么来历,只是隐约听闻,是从南边来的大户人家的女子。

只因未婚夫丧命,她也不再嫁了,就在这里,随着娘家哥哥们,做个小生意。来了这燕京城里也有七八个月了。倒也算是扎根了下来。

“三娘,这三月里,该是吃些时鲜东西,可有什么好东西?我这个时候来,可是晚了?”一个微胖的男人笑呵呵的进来自顾自坐下问。

“蒋员外来的正是时候,白天的时候,孙大娘家给送来十来个大鹅蛋,正好有些时鲜的菜,我这就去给你做来。做生意辛苦了。”龙三娘笑着。

“哎呀,今日竟能劳烦三娘亲自下厨!那可是我的福气啊!”蒋员外笑起来。

三娘只是笑了笑,就进了后头厨房里忙活去了。

她虽然长得实在不像是个能进厨房的,一般时候也不是她去做菜,可她确实有一手好厨艺。

厨房里,胡大娘笑呵呵的:“三娘亲自下厨啊?”

“嗯,我做几个菜吧。”三娘说着,从架子上的篮子里先拿出了一颗鹅蛋,想了想又添上了一颗。

地上的篮子里,有今早才买来的香椿,已经洗干净晾干了水。

鹅蛋打在大碗里搅拌开,又把切碎的香椿撒进去。加上盐搅拌均匀。

先放在一处。

将他们收拾好,腌制好的小公鸡上锅直接蒸。

这小公鸡是当年的,不过五六个月,不算大,肉质十分的鲜嫩。

不需要太费劲,蒸着吃就很有味道。

又从架子上拿了一把干辣椒,剁成碎末,再剁上一头蒜,撒上些熟芝麻,再切一撮大葱白。一勺青酱,半勺盐。一撮花椒末。

最后用滚豆油一泼。

那股鲜香辣味就出来了。

再将之前起好的面揉一团来,包上之前剁好的馅儿。

馅儿是荠菜猪肉的。

放在专门烤饼的小锅子里慢慢烤着。

再凉拌一盘子苦菜,滴上香油,倒上陈醋。将刚才的辣调料舀进去一勺。

此时就该开锅炒鹅蛋了。

豆油烧开,将拌好的香椿鹅蛋下锅,刺啦一声,满屋都是香味。

就连前头的食客们都已经闻到了香气。

做好的鹅蛋香椿是厚厚的一个圆饼,正好放在碟子里头。

此时蒸好的鸡也出锅了,除了鸡肉本身的味道,还有一股子淡淡的药味,那是混合了野山参的气味。

此时的小公鸡轻轻一拉,就将鸡腿拉下来了。

沾着辣酱料,十分美味。

蒋员外口水都下来了。十分满意的拿起筷子:“哎哟,三娘这手艺!寻常的东西做出来也不寻常了!”

无味馆能在这里开起来,就是因为与众不同的做菜手段。

什么食材经过了这里的烹饪都美味极了。

不同于城中大酒楼里那些珍馐,无味馆里,更多的是家常小菜。

却真的能打动人心。

随着蒋员外的满足夸赞,店中几桌还没走的,纷纷都要这个鹅蛋香椿饼。

龙三娘笑着叫胡大娘去做。

倒是指挥着小二给墙角那位眼生的书生送去了一盘子。

书生抬起头来,脸色苍白的看着店小二,想笑一下,却僵硬极了。

小二笑呵呵,并不在意。

而店中这么多人,都不曾太过留意墙角还有这么一个人。

此时是大元成康元年的三月。正是万物蓬勃的时候。

大元成宣年间,南方涝灾,北方大旱。

老皇帝气数已尽,驾鹤西游。

幼帝登基,便称成康皇帝。

闹了一整年,终于也将那老皇帝的灵柩送出了燕京城。虽然北方草原蠢蠢欲动。南方仍有灾民,可燕京城的百姓们素来是健忘的。

他们生在天子脚下,生活富足,哪里管那么多呢?老皇帝死了,还有小皇帝嘛,日子照旧是过的。

燕京人富庶,会吃,也擅长玩。

仰仗几代皇帝的努力,这燕京城里也不曾有宵禁,所以可称之为一座不夜城。

南屏街上,大小的酒楼也有几家。

这无味馆就开在拐角。算不得十分好的店面,但是却也生意不错。

这是一座两层的小楼,还带着一个院子以及后头一排房子。

无味馆的老板龙三娘虽然是个女子,却也在这里站住脚了。店里还有个厨子是胡大娘,说是这龙三娘的姨母,也是个早年寡居的。

她还有两个儿子,一个是账房加帮厨,一个是跑堂的小二。

除此之外,还有个亲戚是这燕京城京兆伊府衙的捕头,捕头算不得什么。可毕竟是个地头蛇。

轻易倒也没人找麻烦来。

无味馆开了七八个月,竟也每日也客似云来,十分热闹。

夜里的时候,这南屏街虽然不如梁河边上生意兴隆,那边河上多画舫。周遭也是各种青楼楚馆。

不过,店里倒也还是生意不错的,只是此时,委实天色不早了。

等到蒋员外吃饱了要走,店中已然稀稀拉拉没几个人了。

蒋员外满足的擦了嘴,笑呵呵的:“记着吧,正好,我今日来还有个事呢。过几日我娘的生辰,请了燕云楼的戏班子。也想请三娘届时去家里做一做饭菜如何?”

“自然好,只是我们也就这么几个人,您家里办这样的大事,怕是忙不过来吧?”龙三娘笑盈盈的,和善的很。

“那自然不能叫你们几个就忙过来,多数东西都我们预备,自有府上的厨子帮衬,你们只需管几桌要紧的宾客就好。”蒋员外笑道。

“好,那到时候,我准时带人去就是了。”龙三娘道。

蒋员外就满意的拍着肚皮走了。

他常来,不会每次都结账,都是先记账,然后一个月一结算。

从不赖账的。

蒋员外走后,店中几桌也陆续走了。

最后只有墙角那个读书人模样的人,还依旧坐着。

他面前几个小菜全都没动,唯有那一盘子鹅蛋香椿饼,倒是吃了个干净。

——

作者有话说:

新人预警,民俗神怪,家长里短。要是奔着男女主的一对一爱情看,那就不太适合了。要是看看世间百态,就一起走下去吧。谢谢大家。

原创文章,作者:菜汪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enqihong.com/xiaoshuo/23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